刘丽丽不喜欢穿衣服-03

评论 · 726 已阅

刘丽丽不光要对室友露出,她还宣布在学生公寓里一直保持裸体,对几乎所有人露出。

闲的无聊的她决定做几件裙子。

谢天谢地,刘丽丽的母亲教她如何缝纫和做衣服,她没有带缝纫机,但刘丽丽并没有需要做太多,她需要的东西,只是一把剪刀。

刘丽丽掏出一条牛仔裙穿上。她用笔在裙子上的屁股底部做记号,她走到裙子的前面,并在缝的顶端做了记号。然后她把裙子脱了,开始剪。直接从后面穿过,然后从两边,在半个圆圈里一直到她缝的顶端。然后她尽可能地把裙子弄得粗糙些,这样看起来就不会是刚剪好的。之后,她脱下了几条长长的垂着的线,然后穿上裙子,对着镜子检查自己,先看看后面。

她站在那里屁股没有露出来,然后她弯下腰来。

“是的。”当她看到自己湿淋淋的裂缝和一半的屁股时,她很高兴说。

然后她转过身来面对镜子,发现自己看不见裂缝。转到另一边,她可以看到自己的裂缝。

“好吧,阴户,”她自言自语道,“看看我出去的时候,你是否喜欢我穿这个把你暴露给别人看。”

然后,刘丽丽接着对黑色棉质迷你裙,喇叭形,轻棉质,做了同样的事,那是她最长的裙子,但不再是了。

天开始黑了,刘丽丽又向窗外望去。她看到有几个房间的灯开着,其中一个房间的窗帘开着。当刘丽丽看到一个年轻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时,她的阴部一阵刺痛,这让她产生了一个想法。她把灯打开,然后把放在她小桌子上的台灯移到窗台上,指向一丝不苟的她,站在那里向窗外望去的房间。

她笑了,因为她看到自己的整个身体被点燃,她颤抖,当她触摸她的阴蒂。她检查了一下她的窗帘是否尽可能地打开,然后坐下来打开电脑登录她的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

在她的收件箱里有一封邮件,主题是“请给我打电话,重要的”

因为她不认识发信人,她正要把它删除,但不知为什么,她打开了。

这似乎是西班牙一家律师事务所的人告诉她,他们需要和她谈谈她姑妈贝蒂的事。有更多的文本,但它是西班牙语邮件,所以她不知道它说什么。

一些关于它的东西使她不仅删除了它,而且她转到了收件箱中的下一封邮件。她把那封可疑的邮件留了下来再读一遍,然后在她的阴部还没有把她的大脑弄糊涂的时候把文本翻译出来。

当她刚想好一个笔记本电脑的时候。在浏览器搜索引擎中,她输入了“暴露癖定义”,并返回了数百个建议网站。她选了一个看起来能回答她的问题的,很快她就觉得自己绝对是个暴露狂。

然后,她点击了一些谷歌其他推荐的网站,很快就看到了女孩们赤身裸体在外面走来走去,或是底部真空拉开裙子张开双腿坐在公共场所,或是展示胸部的视频。或者在各种场合和其他穿的整整齐齐的人们互动的裸体女孩。

当刘丽丽看着这些,她的阴蒂越来越刺痛,她的左手正忙着轻轻地玩弄她的阴蒂。

然后她回到她的搜索引擎,输入了“sm”。刘丽丽感到有点震惊,因为网站上有很多女孩在各种情况下被打屁股的视频,比如在穿衣服的男人的腿上,在桌子上,被绑在一些奇怪的结构上,还有很多刘丽丽从未想过的情况。更重要的是,女孩们不仅仅是被一只手打屁股,还有各种各样的工具被使用。

一些女孩尖叫着,假阴茎被奇怪的机器从她们的阴部撞出来,一种折磨的形式,也就是她们中的一些人对女孩们所做的,实际上吸引了刘丽丽。它不是在打她,也不是在操她,它似乎在做的是在她的阴蒂上振动,一想到这,刘丽丽的阴部就变得更湿了。她检查了一下她阴部下面的座位,看到了几滴半透明的粘稠液体,她的阴部的汁液。

刘丽丽又找了一找,发现给女孩带来这么多痛苦和快乐的东西叫做“魔杖”。有了这些信息,刘丽丽搜索“魔杖”,得到了不少类似的物品。她在网页上加了书签,以便以后有闲钱时浏览。

当刘丽丽下一次向外看时,外面真的很黑,她看到对面的许多房间都开着灯,窗帘开着。她依次看了看每一个房间,有一个女孩只穿短裤,而在另一个房间里,她看到一个年轻男人赤身裸体。

她一直看着他那柔软的阴茎摆动着,当她望着其他被照亮的房间时,她的视线一直回到那个男人和他的软软的公鸡身边。

然后她看到另一个房间里有很多人,他们手里拿着玻璃杯或啤酒瓶子,这是一个聚会。

一想到那些人在她的房间里会看着她,看到她赤身裸体,但这是一个聚会,那些人会对聚会上的人更感兴趣,而不是徒劳地期待着在对面的房间里看到一个裸体的女孩。

除非,除非她能以某种方式吸引他们的注意,但怎么办呢?

很明显,刘丽丽想了几分钟,她就想不起来了。就像是在那里,脱光衣服,走进来。即使是她潮湿的阴部也不能让她这么做,不是吗?

刘丽丽目前还没有勇气去尝试全裸上门参加聚会。

她正要放弃,这时她注意到她正对面的一个房间里有动静,只高一层楼的那个房间。她确信有人在黑暗中看她。她从窗户和右边数了数楼层。如果有人在监视她,也许他们会更经常地监视她。

然后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假装做一些不需要做的事情。她拿出一件“只有线条”的比基尼,穿上它,照镜子照自己,抚摸她的乳房,然后脱下比基尼。她梳头,然后涂上一点睫毛膏,然后涂上口红,所有这些都是不必要的,只是让她偷窥的人看看,让她的阴部保持刺痛感。

最后她把灯关了,然后走到窗前看那个男人是否还在那儿。她可以看到他在黑暗的房间里的轮廓,但有足够的光线从外面进入房间,使他只看得见。

刘丽丽有另一个主意,那是她能给他提供的最好的东西。她把灯打开,上了床,为他手淫。

高潮后,她非常高兴,她给一个陌生人看了她赤裸的身体,并为他手淫。

另一个额外的好处是,她假装不知道有人在监视她,而且是在她房间的安全处。她没有感到尴尬或羞辱。

刘丽丽躺在那里,感到非常满意,最后打了个盹,灯还亮着,对面街区的任何人都可以看到裸女睡觉,如果他们愿意看的话。

她没睡太久,醒来时有个想法,她正在上演自己的个人真人秀。想到这一切都也许被直播了,她笑了。

 

当刘丽丽醒来时,脑袋有点晕晕沉沉想不起做点什么,去什么地方。她想起来了,去第八层参加聚会。她考虑过赤身裸体去吴俊那里的想法,但她目前没有勇气。最后,她穿上了她之前剪短的黑色棉质迷你裙和一件宽松的,用一种薄的丝质材料做成的大领口上衣,如果她身体前倾,它会离开紧紧地抱住她的乳头,然后它就垂下,远离胸部。然后她站在镜子前,计算出她必须穿多短的裙子,这样才能清楚地看到她的阴唇,除非你离她很远。

她对自己的打扮很满意,关灯,离开房间,然后乘电梯上了8楼。

跟着音乐,她很快走进了聚会的公寓,一进门就被几个年轻人撞见了。一个又一个男孩想和她谈谈,给她喝一杯。当她到达主生活区时,刘丽丽已经喝了几杯酒,开始感到情绪高涨起来。

她忘了自己穿暴露的衣服,但很快吴俊看到她就大声喊道,

“嘿,我们的小暴露狂来了,你怎么穿着衣服?”

“滚开,吴俊。”刘丽丽回答。

杰森走到她跟前说,

“别理他,刘丽丽,他喝得太多了。你穿着衣服和脱光衣服都很好看。”

“嗨,杰森,谢谢你,吴俊是个混蛋,我想他以为我是他的女朋友,因为我昨晚和他睡过觉,大错特错,不会再和他联系了。”

“嘿,现在是你余生的第一分钟,忘掉他,继续前进。”

“谢谢杰森。”

“我能给你拿杯饮料吗,刘丽丽?”

“好的,谢谢,请给我一瓶百威啤酒。”

杰森走了,刘丽丽环顾四周,她看到玉儿和其他几个女孩跳舞,当她们的目光相遇时,她对她微笑点头。

杰森拿啤酒回来了,他们开始交谈。

“我喜欢你的服装刘丽丽,你总是穿那么短的裙子吗?我不是在抱怨,你看起来很好看。”

刘丽丽被提醒裙子的前面没有遮住她裸露的缝隙,发生了两件事,第一件是她脸红了,第二件事是她觉得自己的阴部被弄湿了。

“谢谢,不,我想这是我目前最短的裙子,我正在经历试验阶段。”

“你知道当我走到你跟前的时候我能看到你的阴蒂。”

“是的,”刘丽丽回答说,她觉得自己的脸暖了起来我们能换个话题吗?谈论这件事有点尴尬。”

“我觉得这会让你穿成那样,而且你真的喜欢别人看着你谈论你。好吧,这很尴尬,可能也很丢人,但这也会让你很性感,不是吗,刘丽丽?”

“你打算学心理学,是不是,杰森?”

“嗯,是的,事实上,是什么把它送走的?”

“你在分析我。”

“对不起。”

“我想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变成荡妇了。”

“好吧,我认为你是一个有强烈自卑倾向的强迫性暴露狂”

“哇,那为什么现在,我该怎么阻止它?”

“我觉得你一直都是这样的,现在你从家庭生活的枷锁中解脱出来,一切都浮出水面,你就是真正的自己。至于抑制这些冲动,你真的想抑制吗?他们不是让你感觉很好吗?你来这儿后有多少次高潮?”

“感觉像上百个。”

“你想让他们停下来吗?”

“他妈的,不!”刘丽丽回答。

“你的问题。我建议你放松一下,好好享受一下青春。它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消失。”

“几岁?我需要看医生多久?”

杰森笑了:“刘丽丽,这是业余心理学爱好者的意见,等我有资格再问我,或许5、6年,但我认为你会一直这样,直到你120岁左右。”

“我草,杰森,我都不不敢想120岁的女人性爱是怎么样的。”

“我也没有。”

他们俩又喝了一大口啤酒,然后有人说是时候玩些聚会游戏了。刘丽丽和杰森靠在墙上,看着那些“快乐”的女孩和男孩丑态百出。

过了一会儿,他们开始互相挑战,用吸管喝一杯啤酒。女孩们穿裙子很有意思。短裤、丁字裤、丁字裤和裸露的阴户都是为了取悦男孩,也许还有一些女孩。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尝试,刘丽丽开始想也许她应该试一试,但她的大脑提醒她这会很尴尬。

最后她在这件事上没有多少选择。吴俊出现在她面前,抓住她的手喊道,该轮到这位公寓里的暴露狂了。

刘丽丽脸红了,但没有试图逃跑。相反,她很快就站起来,双脚靠在墙上,用吸管吸啤酒。

和其他穿宽松裙子的女孩一样,她们只是把内衣倒过来展示,像刘丽丽见过的另外两个女孩一样,只有丽丽她的无毛的阴蒂从阴唇之间突出,展示给大家看。

刘丽丽想停下来站起来,但她的脚就是推不出墙来。

当吴俊让两个高个子的男孩各抓一个脚踝把她扶起来时,她失去了选择权,

刘丽丽感到自己的体重从手臂上消失了,她也感到自己的双腿张开了。

她的脸因为上下颠倒而变红了,但随着她的脚越来越分开,脸变得更红了。到那时,她已经放弃用吸管从瓶子里吸啤酒了,只是挂在那儿。

她的裙子倒了,迷彩上衣也倒了。她的裙子刚好遮住了她小乳头的底部,但她的迷彩服却威胁着要从她头上掉到地上。

“嗨,大家好,”吴俊喊道,“这是刘丽丽,和我们住在一起的大阴蒂的暴露狂,她喜欢光着身子在我们的公寓里走来走去。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请到308去看看她。她应该为我们裸体?”

欢呼声此起彼伏,场面极为热烈。

刘丽丽当然横向脱衣服,所以吴俊一下来就拿开她的双手轻而易举地把她的迷彩服拉到地板上。这并没有使她暴露在外,但当他去解开她裙子上的扣子,然后解开拉链时,裙子从她的头上和胳膊上掉了下来,和地板上的迷彩服在一起。刘丽丽彻底的赤身裸体了。

刘丽丽的脑子乱糟糟的,她很丢脸,但同时她也很喜欢暴露自己淫荡给大家看。她害怕每个人都能看到,自己的阴部汁液溢出来,流到她的肚子。

这时吴俊又站起来了,和其他人一样,他正看着她那张开小嘴的阴部。

“嘿,看看她有多湿,她很喜欢这样。”吴俊喊道。

刘丽丽离她后面的人越来越近了。

“退后,”吴俊喊道,“让每个人都看到那个荡妇。你想喝一杯吗?”

杰森拿起刘丽丽喝的那瓶酒,拿在她嘴里。

“不,”吴俊喊道,“也许你想把瓶子放在别的地方?”

刘丽丽完全明白他的意思,开始挣扎和喊叫,

“不,不,请不要这样做。”刘丽丽再次恳求道,尽管她的阴蒂很期待会发生什么。

吴俊绕着刘丽丽的背转了一圈,好让观众看得更清楚,然后把食指放在瓶子的顶部,摇了几下。然后他把翻过来的瓶子放在她的阴部,刘丽丽感觉到他的一部分手指进入了她的阴道。

接着,他的手指迅速离开了瓶子的顶部,瓶子落到了刘丽丽的阴道里,使她大口喘气,然后呻吟着,因为起泡的啤酒喷进了她阴道内的每一个角落。

但吴俊还没完,在观众的欢呼声中,他让瓶子一次又一次地上下跳动,每一次用力都越深。

刘丽丽又开始呻吟大叫,

“不,不。”

大约30秒后,那里的观察者会意识到刘丽丽的“不”变成了“是的”,突然她的身体僵硬了,然后开始抽搐,因为她尖叫着“啊啊啊啊,我来了,不要……”,声音大到足以唤醒死者。

吴俊不停地往她身上塞瓶子,直到他累了,或者觉得她受够了,她的性高潮一直持续下去。

当刘丽丽的高潮慢慢过去时,吴俊走到刘丽丽的前面,抱住她的肩膀,告诉那两个牵着她的脚踝的家伙把她放低。

吴俊试图把刘丽丽拉起来,但她的膝盖一直在弯曲,所以他把她放在肩上,抱到沙发上,把她放下来,让她双腿张开,恢复健康。

沙发上覆盖着仿真皮革真不错,因为刘丽丽的阴部开始泄漏啤酒和果汁的混合物。

当吴俊回到他原来的地方,然后喊道,

“好吧,你们中哪个可爱的女士会喜欢同样的待遇呢?”

沉默了大约20秒,直到一个安静的女声说,

“我来吧。”

所有的人都转过头来看看是哪个女孩想让自己屈服于刘丽丽刚刚拥有的东西。

“玉儿,”吴俊喊道,“你把你的小秘密保密了。所以你也是个爱暴露的荡妇?”

“我和刘丽丽都不是。”

“也很大胆。我们可以跳过预赛,继续用这个瓶子吗。把你的衣服脱下来。不,一个更好的主意,让这些好同学帮你脱下来。”

这时,玉儿正站在吴俊面前,她转过身,走进了观众席。

30秒后,泰然自若的裸体的玉儿石站在吴俊面前。

“身材不错,”吴俊说,“你的乳头更大,绝对不错。现在来吧,倒立靠墙。”

玉儿做了,自动张开双腿,要么是为了支撑,要么是为了预测即将发生的事情。站在前面的那些人可以看到,在它被插入啤酒瓶之前,玉儿的无毛阴户和刘丽丽的一样湿。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重演了刘丽丽身上发生的事情,一直到玉儿高潮,吴俊一直拿着啤酒瓶和她做爱,这样玉儿的性高潮就一直持续下去。

玉儿被放在刘丽丽旁边的沙发上,吴俊张开她的双腿双腿,把她那滴水的阴部展示给大家看。2个赤裸裸的裸女不知羞耻的张开双腿摊在那儿。

这时刘丽丽又恢复了活力,她转向玉儿说,

“是你,我高才看不见你的游戏,你还好吗?”

“哦,是的,至少我休息一下,回复精力就可以了。”

杰森手里拿着两杯水,跪在他们中间。两个女孩都没有闭上双腿,杰森把水递给他们,两人都咽了下去。

“你为什么自愿去做这个?”刘丽丽问:“你也是个暴露狂吗?”

“我不能让你成为唯一一个,这么做的女孩。”

“这回答不了我的问题,玉儿。”

“不,我也不确定。”

“跟他说吧,玉儿,我可能不是医生,但杰森是医生。他已经帮过我了。”

杰森笑着说,

“随时都欢迎你。玉儿。”

杰森站起来,然后再去拿了3瓶啤酒。杰森一起来,吴俊就坐了下来,但吴俊把手放在两个女孩的大腿上。他把两只手滑向两个女人的阴部一边说,“你很享受,不是吗,刘丽丽?”

“不,”

“来吧,刘丽丽,承认吧,玉儿一定也很喜欢,否则她不会自愿的。”

“是的。”刘丽丽平静地回答。

“你喜欢光着身子坐在这里,当着这些人的面张开双腿,知道他们看到你被啤酒瓶耍了,是吗?”

“是的。”刘丽丽平静地回答。

“是的。”玉儿回答

“好吧,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们两个在我们的公寓里一直赤身裸体,即使那里还有其他学生,我想每周组织一次聚会;如果你们幸运的话,我每周都会用瓶子或者更暖和的东西和你们做爱。”

就像吴俊说的那样,他的两个手指他妈的在摸阴道。

“不,吴俊。”玉儿坚定地说,瓶子是一回事,但我们体内没有你那个丑恶的阴茎。如果你想逼我们干,我们会举报你,把你赶出去。对吧,刘丽丽?”

“是的,我们操我们想要的人,永远不会是你。”

“好吧,女孩们,是瓶子,但别忘了瓶子有不同的尺寸,女孩们。”

就在杰森回来的时候,吴俊把手指从两个阴道里拔了出来。

“她们两个都不想你打扰我们,吴俊。”

“放松点,伙计,我不会伤害他们的。”

吴俊走了,杰森坐在两个裸体女孩中间的地板上,她们的腿还张开着。

“你喜欢让这些人看着你的胯部,不是吗?”杰森说。

这似乎把她们的羞耻心唤回来了,两个女孩都坐了起来,双腿合拢,在她们之间留下了一个空间,刘丽丽请杰森来坐下。

“他真是个傻瓜,不是吗?”杰森说。

“是的,”刘丽丽回答说,“他昨天真的很好,但今天他就像你说的那样,是个不错的为我创造暴露习惯的替罪羊,但我想我们可以对付他。”

“是的,玉儿补充道。”

“好吧,我会给你我的电话号码,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你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谢谢医生。”

“还没有,我至少还有5年的时间你才能这么叫我。所以,姑娘们,怎么办,多参加聚会还是回公寓去,我想有人得到了一个扭垫,对你们两个来说可能很有趣。”

到那时,两个女孩都恢复了健康,想要更多的乐趣。

“我的衣服呢?”玉儿问。

“我的呢?”刘丽丽补充道。

两个女孩都看不到周围的衣服,所以杰森自愿去四处看看。几分钟后,他什么也没拿回来。

“对不起,姑娘们,我哪儿也见不到她们,要不要我陪你回公寓?”

“那太好了,”刘丽丽说,但是这里的每个人都看到我们这样,所以我们能不能把这个提议推迟到以后,来点扭动怎么样,玉儿?”

两个女孩都站起来,走到玩龙卷风的地方,她们看了几场比赛,几个女孩她们的短裤因为扭动频频走光,在一个女孩例子中,是她的阴毛都露出来了。

一场比赛结束了,组织比赛的女孩问下一个是谁。两个男孩走上前去,但没有其他人。

“你们两个裸体主义者怎么样,来吧,玩得开心点。”

“但我们是赤身裸体的。”刘丽丽说。

“还有?”

刘丽丽看着玉儿,玉儿看着刘丽丽。几乎在立体声里他们说,

“那就去吧。”

两个裸体女孩在旁观者的欢呼声中走上前去。

好吧,每个人都知道暴露每个人在玩龙卷风时所处的位置,这个游戏也不例外。每一个观看的人都能看到刘丽丽和玉儿的裸体猫咪,两个女孩都很享受,没有机会感到尴尬。

比赛结束时,刘丽丽的后腿张开,一个男孩的头靠近她的阴蒂,如果他有勇气的话,他可以舔她的阴蒂。

观众们要求再来一场比赛,女孩组织者问刘丽丽和玉儿是否会再玩一场。两人都同意,但组织者不让同一个男孩玩,指责他们利用了这两个裸体女孩。玉儿和刘丽丽不明白,但还是同意了,很快就有两个不同的男孩站在他们旁边。

比赛以一种相似的方式结束,每个人都在笑,玉儿和刘丽丽她们都被摸遍了屁股、乳头和阴部。

刘丽丽和玉儿都对自己的裸体行为有了新的信心(可能是酒精的帮助),于是决定四处走走,向人们介绍自己,并与刚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学生们聊聊天。有男孩试图和她们约会,但她们中没有一个试图去粗暴对待裸体女孩。

当一些人开始离开时,杰森又出现了,问那些裸体女孩是否可以护送她们回公寓。他们同意了,三个人走了,走下楼梯,而不是等电梯。

当一名男学生走上楼梯,转身要上下一个楼梯时,两个裸体女孩迎面而来。他惊讶得目瞪口呆,杰森很好的帮助了他们。

回到公寓后,他们三个人都惊讶地看到休息室里桌子上摆着刘丽丽和玉儿的衣服。肯定是其他人把他们从聚会上带走了,放在那里,但他们无法确定是吴俊、麦明还是刘易斯。

刘丽丽和玉儿在杰森的脸颊上吻了一下,并感谢他是个正派的绅士,然后两个女孩就去了她们的房间。刘丽丽房间最近,当她打开门时,玉儿说,

“你没关灯。”

“是的,我正在为对面公寓的人举办我自己的小真人秀。”

“真有趣,我是你的隔壁邻居,我也一直在做同样的事情。”

两人笑了笑,然后上床睡觉,两人都睡在床上,窗帘开着,灯也开着。

评论
曾经沧海难为水 14 天 以前

人们希望有法律吗?不,人们只希望别人被法律管,自己不被。

人们不感谢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