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丽丽不喜欢穿衣服-09

评论 · 650 已阅

刘丽丽在西班牙的裸体生活

 

直到他们看到一个似乎是针对十几岁和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女的商区。刘丽丽想进去看看西班牙年轻人们的时尚是怎么样的,杰森并不那么热衷。直到他看到几个和刘丽丽年纪相仿的女孩,只穿得比刘丽丽稍多一点,杰森改变了主意。

当刘丽丽第一次邀请他一起来西班牙南部的时候,他期望看到很多热情如火的、十几岁的西班牙女孩在海滩上,穿着比基尼甚至更少。但当他看了最近的当地天气预报和实地察看时,那些幻想破灭了,他和刘丽丽一起去别墅附近的海滩时,那儿除了裸男,唯一值得一看的女孩就是刘丽丽。所以当他今天看到店里的两个女孩穿着短裙和紧身上衣时,他同意和刘丽丽一起进去。

刘丽丽把注意力集中在一排裙子上,这些裙子至少看起来“不同寻常”,设计用色大胆明快。当刘丽丽从架子上拿下一个放在腰上时,她看着他困惑的表情说,

“这是一条碎花裙子。我要试穿一下,你来帮我参考一下不?”

杰森跟着她走到商店后面两个有窗帘的小隔间更衣室,他说:“这衣服看起来好像是被碎纸机里处理出来似的。”。

刘丽丽走了进去,半合上窗帘,留下一半,让杰森看到她正在做什么。她的裙子脱掉了,她光着下身转过身来面对杰森,让他看到她的裂口和突出的阴蒂。她笑了笑,然后用一根手指沿着她的阴道口上下移动,然后吮吸手指。

杰森笑了,那两个女孩走在他和刘丽丽之间。人种的长期混居让西班牙女人有天生的外貌优势,日照充足的地中海气候又让她们有了体形的优势,她们的身材也不错。她们显然看到了下半身赤裸的刘丽丽,两人咯咯地笑着交头接耳,又转过头来看着杰森。知道刘丽丽一直在向杰森炫耀她的阴部。杰森微微点头致意。

刘丽丽穿上碎花裙子,然后走出隔间,为了让杰森看得更清楚。她做了一个旋转转了几圈,提起裙摆,让杰森看到她的阴部和她的屁股。

刘丽丽说:“我会剪得再短一点,我会把一部分裙摆去掉,这样我就能露出更多。”

“我喜欢。”杰森微笑。

“我明白了。”刘丽丽说着,一边走回小隔间,一边开始脱下它。

把她自己的裙子穿上,离开了小隔间,手里的碎花裙子交给杰森。

刘丽丽继续浏览,杰森看着那两个女孩。他看见她们在放着碎花裙子的架子旁边,然后看着她们走向隔间。窗帘完全合上了。

杰森慢慢地走到一个地方,寻找一个他可以看到女孩的角度。哇,他正看着那个没穿内裤的女孩扯起一条碎布裙子换上时,这时刘丽丽拿着一件看起来像是给小女孩穿的连衣裙子走到他跟前。

“看看我找到了什么。”

杰森转过身来,快速地看了一眼,然后转过身去看那个正在更衣的西班牙女孩。

“那是给一个小女孩穿的吧。”杰森漫不经心说着,西班牙女孩把裙子拉起来,遮住了一条黑色毛茸茸的部位。

“不,不是的,它是用和我的紧身连衣裤一样的弹性网眼材料做的。哦,我明白你为什么不看着我了,来吧,我们过去等着,好让我试穿这件衣服。”

刘丽丽抓住他的手,把他拉到更衣室旁边。当两个西班牙女孩出来互相看她们的衣服上身的效果的时候,两人分开窗帘。

与此同时,刘丽丽在试穿这件衣服。她环顾四周,占用了2间更衣室的2个美女以外,没有看到其他人,于是她放下包,把上衣掀起来,脱掉,然后把裙子拉链拉下,掉到地上,毫无内衣的全身赤裸身体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可怜的杰森眼睛不知道往哪儿放好。他见过刘丽丽裸体好几百次了,但对那些西班牙姑娘来说还是新鲜事。

这件衣服看起来很脆弱,刘丽丽小心的把手从衣服里面往上伸,伸得足够宽,可以遮住她的乳头。当两个西班牙女孩停下来看着刘丽丽时,她慢慢地放它下来。

完全伸展后,裙子垂到膝盖附近,裙子的网眼有点透明,清晰可见的乳头和下面的裂口。

杰森的眼睛紧盯着刘丽丽,她看上去比光着身子站在那儿时暴露得多。

刘丽丽试着把这些材料在不同层次上卷在一起,最后她试着把这些材料叠在屁股上,然后绕到前面。她看起来像是在裙子下面又穿了一条紧身裙,看起来几乎像样——除了依然清晰可见的乳头。

“我喜欢这件衣服。”刘丽丽满意的说。

两个西班牙女孩都在以每分钟100个西班牙语单词的速度互相交谈,所以刘丽丽和杰森都不可能听到她们所知道的那个奇怪的单词。

杰森转过身去看那些西班牙女孩,其中一个女孩的一只手挡住她的阴部。他笑了笑,然后女孩们转过身去,回到隔间里。也许受到刘丽丽的影响,她们两个都懒得拉上窗帘,把裙子脱下来,然后又穿上自己的裙子,这一切都是当着杰森的面做的。

当他目光转向刘丽丽时,她的新裙子已经脱了,开始穿上自己的上衣和裙子。

“我相信,这件衣服在正式活动很有帮助。如果是正式场合的话,我可以在里面穿‘只是细绳’那种内衣。”

杰森说:“这些细绳什么也挡不住。”。

“是的,但从远处看,我好像穿着胸罩和丁字裤。”

“你真是个暴露狂,刘丽丽。”

“我知道,这不是很有趣吗?”

刘丽丽把2件裙子拿到了柜台,给正在看杂志的收银员算账付了钱。2件布料很少的衣服花了300欧元。

当她们走出去这家店的时候,杰森回头看看这两个西班牙女孩是否又在换衣服。但很遗憾,他看不见她们。

“你违反了你自己定下的规矩,刘丽丽?”

“是的,但我有足够的意志力不再做了。人千方百计的学习和赚钱,来认知世界,知晓规则,就是要利用规则。若是被规则牵绊,反而因为自身所学而束手束脚,这才是真正的悲剧。”

“你这样败家。你别把钱都花光了。”

“杰森,你能阻止我吗?”

“你想让我和在一起吗?”

“是的,”刘丽丽说,用他的胳膊挽住了她的胳膊。“我需要你阻止我被锁起来。”

“我会尽力的。”

刘丽丽把杰森的胳膊紧紧地抱在身上。

杂乱的小地摊随处铺着,空气中香味扑鼻,吆喝声、讨价还价的声音此起彼伏。他们行走其中,周围人摩肩擦踵,氛围如此浓烈。不仅有卖吃的,也有卖袍子的。

“我们需要买一些食物,不是吗?”他们来到一家大超时,杰森问道。

“去拿个手推车。”刘丽丽一边说,一边去把袋子封在大塑料袋里。

杰森推着手推车回来说:“我们别买太多东西,要不然只能扛着回去。”

他们推着手推车在非食品通过,刘丽丽偶尔停下来,弯腰看看下面架子上的东西,短裙下的屁股和屁眼都露出来了。杰森在她做这件事的头几次环顾四周看着周围的顾客,但后来他放弃了,只是浏览了一下,看看与国内不同的异国情调的商品。

然后他们来到服装过道,刘丽丽径直走向女内衣。她挑选了几件胸罩和丁字裤,然后去了更衣室,和上个店里做的一样。她很快就光着身子,试图戴上胸罩。

与此同时,杰森走过去,靠在不远处的手推车上,透过半开的窗帘看着刘丽丽试穿衣服。他不仅看着刘丽丽,还顺便看着其他经过更衣室的购物者。大多数人走过来时步履匆匆,有些人,主要是女孩转过头来,有些人甚至停了几秒钟盯着刘丽丽的裸体,刘丽丽最喜欢的是有男人和女孩陪伴过来的,他们会把手推车倒过来,进入一个和杰森相似的姿势,假装做什么,看着刘丽丽穿衣服或脱衣服。

杰森确信刘丽丽正看着更衣室镜子里的偷窥狂,因为她赤身裸体时会犹豫不决,假装挑选衣服或者转过身来,让她的偷窥者快速看到她的正面全裸,有时候她用一根手指沿着自己的缝,或是扭动乳头,让看的人看得更清楚。她甚至为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这样裸体扭动着假装看衣服比划了三十几秒。

一个女孩试穿胸罩和丁字裤,只有这么点时间,刘丽丽把这段时间推迟到了极限,然后才穿好衣服出来。杰森笑着摆摆手建议她不要乱花钱,把东西放回原处。

终于去到食品区,当她知道身后有个男人时,她故意弯下腰去挑选食物。

最后,他们买了大量的西班牙火腿和面包、罐头、蔬菜,挑选了好几瓶红酒和一打啤酒。刘丽丽选择了她想通过的收银台。不出所料,她选了一个年轻的男性收银员,她站在他面前,让他透过略显透明的上衣看她的乳头,杰森没看到她是如何设法抓住并提起裙子的前部,并在她使用支付信用卡时向他展示她的衣服前方的开衩。

看到这么多食物,他们两个都饿了,于是他们决定在乘车回别墅之前先吃点东西,于是他们前往购物中心的另一端,那里有几家咖啡馆。他们挑选的这家咖啡馆门面很小,暗绿木门,蔓纹铸铁的花体字店牌,挑着盏古旧风灯。推门进去,橙光融融,一室微苦的暖香。落了座,刘丽丽对咖啡所知甚少,对浓郁的口味也无偏好,便要了杯爱尔兰咖啡。杰森面前自然仍是一杯纯黑哥伦比亚,两个人一般的不研究那些所谓格调的东西,只是需要头脑被苦涩液体振奋的感觉。

    身边几桌客人,热情奔放的西班牙人有的在品酒,有的在笑闹,氛围轻松欢快。唱机里放着的原来是那首Quizas,撩拨舒缓的靡靡旋律,西班牙语的醇厚男声在浅酌低唱。

杰森让刘丽丽选择在哪个座位吃,当她选了一个有人经过的桌子的座位时,他一点也不惊讶,她选了一个座位,面朝进门的人们,人们只要进来一个方向走,就能看到她光着的腿,一直到她的肚子。

杰森对她笑了笑,她仔细检查了一下,如果想给他们看的话,她的双腿会和走路的人形成一条视线。

不幸的是,她没有那么幸运,只有一个男人进来时朝她看,但没有反应,他的眼神一定很不好。

他们吃东西的时候,对刘丽丽这次失败的露出,杰森解释说,人们通常只看到他们期望看到的东西,而偷窥内裤底下的一闪走光往往来不及在他们的大脑中出现。然后他笑了笑,接着说:“我可能只是在做一篇关于女暴露狂的论文。”

“你需要一个爱暴露的女人来当素材吗?”

“至少有一个了。”

“我和玉儿怎么样?”

“你们两个已经是我的胯下之臣了。每次见到你,我都会在脑海里做笔记,无论你穿衣服还是不穿衣服,这次西班牙之行提供了大量的素材。”

“那你准备带一本小本子一直记笔记吗?也许你可以制作一个视频日记,然后再提交。”

“你喜欢这样,不是吗,刘丽丽?”

“是的,当你论文得了高分后,你还可以把所有的视频和照片发布到网上。”

“你会喜欢的,不是吗?”

“是的,但是我喜欢你,不管有没有这些的视频,杰森。”

“你喜欢我,刘丽丽?”

“是的,也许比我喜欢的还要多,但我现在不想去那儿。”

“你想去哪儿,刘丽丽?”

“你在哪里都可以操我的地方。”

“我想那得等一会了,如果我们在这里干,我们会被关起来的。”

“是的,你说得对,我们生活在一个狗屎社会。如果人们可以赤身裸体地到处走走,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干,那不是很好吗?”

“网上有这样一个故事,说的是某个偏僻地方的一个小岛,女人必须一直赤身裸体,男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我很怀疑这不是真的。”

“不好意思,我想去那个地方。”

“如果那儿所有的女人都像你这样,我也会的。”

他们说完了白日梦,吃完了饭,就去叫出租车去汽车站。当他们走向出租车时,刘丽丽的裙子飘动着,杰森看到大多数等客人的司机都在看着刘丽丽。

当他们在车站外等车的时候,尽管很有可能她的裙子在飘动,露出了她站在那里等车时的裂缝或屁股,刘丽丽专注于他们的谈话,而忽视了微风可能带来的影响,也可能她没有在意。

回去的公车上几乎空无一人,如果杰森没有看外面的风景,他会观察刘丽丽的胸部,试图在巴士颠簸的过程中察觉到任何轻微的晃动,但它们是如此的坚挺,以至于它们没有活蹦乱跳。

当他们回来的时候,太阳还没落山,外面还很暖和,刘丽丽把脚趾伸进水里,觉得天气太冷了,不能去游泳,所以它只是躺在日光浴床上,刘丽丽想把全身晒得均匀。

过了一会儿,杰森走了进来,拿着遥控振动器,让刘丽丽把腿分开的大一点,他很容易地把它滑进她一直湿淋淋的阴道里。他拿出了他的手机,也下载了控制振动器的应用程序,让它在他手机上运行。

他让刘丽丽独自一人工作,让她很苦恼。当他问她为什么告诉他,她已经读了更多关于振动器能做什么的文章,然后打算把其中两个带到学生宿舍公寓。

“你为什么需要两个?”杰森问。

“一个是送给玉儿的圣诞礼物,因为她错过这次旅行。”

“是的,真是太遗憾了,我正期待着花两个星期的时间和你们俩做爱。”

“我也是。”就在杰森把振动器调到全速时,刘丽丽回答说。

过了一会儿,刘丽丽放弃了她的手机,屈服在身体的快感中,直到他最终把她带到了高潮。然后他让她放松下来,享受太阳开始下山的最后一缕阳光。

那天晚上,刘丽丽决定去附近散步。

“那你是打算赤身裸体去那儿吗?”杰森问。

“我可能会喜欢一个大的空间,或者是一个小树林。我想我只穿我最短的裙子和一件通透的上衣。这样就没人能指责我什么都没穿。”

“好吧,我很好。”

洗完澡,吃了点小吃后,他们穿好衣服,当太阳下山时,他们离开了别墅,沿着马路走到停车场旁边的村庄。他们都很喜欢这个小港口和停泊在那里的一些游艇。杰森开玩笑说,如果他有一条船,他会把刘丽丽赤身裸体绑在桅杆上,然后航行到他能找到的所有港口。

“那么像那样的船要多少钱?”刘丽丽问道。

“我不知道,但我猜你得卖掉你的别墅才能买一条。告诉你吧,等你把那只凯旋雄鹿到路上,我们会考虑把你绑在它的前面,然后开车穿过马德里。”

“这是你的承诺吗,承诺。”

“可能是真的。”

他们发现自己就在一个更大的停车场里,刚从封闭的海滩酒吧出来,就开始往别墅走去,一辆车开进了停车场,朝他们开去。灯光照射到他们的时候,车子开始减速,以近乎步行的速度跟在他们后面。他们察觉到,继续交谈,但没有转过身去看。

杰森说,这家伙可能是某个性饥渴的男人或是偷窥癖的变态,他有机会看到一个近乎裸体的年轻女孩,估计现在他很享受看到她可爱的小屁股。

“那我怎么把我的乳头和阴部也给他看呢?”

“好问题。你还记得在海边的小停车场看到一块大石头吗?如果我们继续走下去,我们就可以到达那里了?”

“我想是的。”

“好吧,如果我们去那里,你上了那块石头,脱光衣服伸展身体躺在上面,他可能会下车假装去海滩。这样他就会从我们身边经过,好好看看你那悸动的阴部。”

“听起来不错,但如果他不跟我们走,不下车,或者假装去海滩怎么办?”

“这是他能抓住的机会。如果他愿意的话。”

“好吧,我希望他会。”

“我也是,我喜欢别人看着你的阴部,尤其是当他们是变态的时候。你会让他觉得今天是个好日子的。”

他们走到停车场,找到了那块石头。当他们走近时,刘丽丽想办法仰面躺在上面,张开双腿,这样当他走近他们时,他就能看得很清楚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杰森看着不同的方向,但在这个男人的视野中。

事情并没有按计划进行。是的,刘丽丽站在石头上,展开双腿,是的,杰森确实站在正确的位置上,他们仍然可以互相交谈,是的,这个人确实下车朝他们走去,但是他没有经过他们去海滩,而是在离他们约3米的地方停下来,假装只是朝海滩看。

杰森把看到的告诉刘丽丽他在做什么,这使她更加兴奋,当他在那里4或5分钟后,刘丽丽开始做凯格尔运动,这样他就能看到她的阴部肌肉收缩和放松。

几分钟后,刘丽丽说:“如果我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就要来高潮了。”。

“那么加油。我亲爱的,你会让他也这么做。”

她看到了,杰森认为他看到了男人浅色裤子的前面有一根黑色的的大屌,他一直在快速的套弄着,然后一阵抽搐,他很快转身走回他的车里。

当杰森告诉刘丽丽那个男人射了的时后,她很需要性。他们这样做了,这次杰森的鸡巴在她身上抽插。她很快又高潮了。

那天晚上,喝完一瓶红酒后,他们决定尝试比萨饼送货服务,他们收到邮箱里发现了一张优惠广告的传单。当刘丽丽赤身裸体地给年轻人开门时,快递员感到惊喜。

 

******

第二天早上又暖和起来了,天一亮,他们就出去院子里边晒太阳,刘丽丽想把她晒得黝黑。杰森去冰箱里拿出2瓶啤酒,偶然听到门铃响了。

“妈的,这个时候会是谁来找我们。”他想了想,然后去开门。

有两个男人在门口等着,看到一个裸男开门,吓了一跳。

“有什么事吗?”杰森问道。

“嗨,我是皮特·沃德,我是迭戈,听说你有一辆凯旋雄鹿跑车,你正在考虑修理它。对吗?”

不,呃,是的,这不是我的,是我女朋友的,等一下,我去叫她。”

杰森穿过别墅告诉刘丽丽,谁在那儿。

“我忘了他们的预约。我希望他们不介意我们继续裸体这样接待?”

“我怀疑,有什么人会反对这样一个美妙的景象。”

裸体的刘丽丽走到他们跟前握手,皮特·沃德和迭戈都咧嘴笑了。

“对不起,我忘了和你们约好时间了,我是刘丽丽,你要先看看汽车吗?”

“有些,这取决于需要做多少工作。我能看看那个老姑娘吗?”

“不,她死了,”刘丽丽说,没意识到他指的是那辆车:“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来这里。”

杰森立刻意识到刘丽丽不明白,他说:“不是,刘丽丽,不是指你的姨妈,是车。汽车被昵称为女孩,而这辆雄鹿大约有50岁的年龄。”

“哦,是的,我早该知道的。”

“没关系,”杰森说,“我去拿车库钥匙。”

杰森离开了,刘丽丽面对着两个男人,他们做着刘丽丽想做的事,目光一直跟随裸体的丽丽,毫无顾忌的看着她聊天。

杰森手里拿着钥匙,光着身子穿过其他人出去,打开车库门。

“嗯,”皮特·沃德走进车库说,“灰尘很多,但她的车身看起来还不错,轮胎还有气。让我们看看发动机舱。”

皮特打开车头,杰森搂着刘丽丽说,

“是的,你的车身看起来不错。”

刘丽丽笑了。

“表面上看,除了灰尘,下面一切看起来都很好,有人把电池断开了,甚至还留下了他们用过的扳手。我再接一次,看看她有没有办法点火。如果你有吸尘器把座位上的灰尘清理干净,我可不想坐在那里吃灰。”

杰森和刘丽丽进去房间,杰森拿着吸尘器回来了,紧接着刘丽丽拿着一个水桶和抹布。

“来,让我来清理吧,”刘丽丽说,“这是我的车。”

刘丽丽使用真空吸尘器,而三个男人只是站在后面,看着裸体的她弯腰挥舞着喷嘴,先是最近的座位,然后再弯下腰去做另一个座位。三个男人都盯着她的屁股和阴部看了很久。

做完后,她站起来,把吸尘器递给杰森,然后拿起海绵和布,弯腰用海绵擦拭座椅、方向盘和仪表盘。再次给三个男人另一个很好的看到她的胯部和屁眼的视角,杰森想知道另外两个人是否注意到她的阴部湿了,阴蒂也探出头出来了。他笑着想。

“她真的很享受赤裸裸的给男人们看到一切。”

花了十几分钟把车子里里外外擦拭得干干净净以后,再也拖不动了,刘丽丽挺起跳动的乳房站起来说,

“给你,皮特,这样应该可以保持你的衣服干净。”

皮特上车,把钥匙插在点火开关上,然后把它转了一个位置。

“这是个好的开始,电池里有果汁。”

杰森立刻想到,“我知道哪里还有很多果汁。”

皮特没有把车钥匙开起来,但是他又试着开了火。

“电池里有很多果汁。”皮特补充道。

杰森微笑着点了点头。

皮特又一次转动钥匙,发动机就发动起来了。他下了车,在那里站了几秒钟然后说,

“听起来不错,需要调一下,但发动机没有磨损。”

刘丽丽说:“这听起来像是刘蓓娣姨妈上次开车来看我们时,我听到的那种声音。”。

皮特说:“听着那些机器开火的声音,你这几天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

“漂亮。”杰森补充道。

“我们看看它能不能动?”皮特问。

“当然。”刘丽丽回答

皮特回到车里,把它挂在一档。慢慢地让离合器离开发动机降低转速,皮特加大油门,然后把车开到路边,然后问刘丽丽他能不能把车开到街上试一下车。

刘丽丽点头示意,汽车开走时,发动机发出轰鸣声。

“拥有这辆车,每个人都会知道你在出去或是回来。”杰森说。

“这就是它应该发出的声音吗?”刘丽丽问道。

“哦,是的。在那些日子里,他们制造的汽车发动机噪音非常明显,人们很远就能听到汽车的轰鸣声。你在看到之前汽车到来就知道街上会发生什么。不像今天,车子都是悄无声息的,还有那些该死的电动车简直一点声音都没有,太危险了。”

雄鹿再次出现,停在别墅前。

“到目前为止还不错,”皮特说,“但我得好好地试一下,才能真正说出这车是好不好。”

“拿着它,”刘丽丽说,“离开迭戈和你的货车走吧。”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你们中的一个可以和我一起去试车。”

“杰森,你去吧。”刘丽丽说。

“不,刘丽丽,你该去的,这是你的车。”

“那好吧。”

刘丽丽走到车旁,没有人提醒她,她是裸体的。杰森知道她知道,因为他看着她系好安全带抱住光溜溜的奶子,她不可能忘记她没有穿衣服。

那辆车和两名乘客离开了一个多小时,杰森听到了引擎的轰鸣声整整10秒,黄色的跑车才出现。

皮特和刘丽丽出来,来到杰森身边,杰森说,

“怎么样?”

“好吧,它运转得很好,发动机需要调校一下,它肯定需要好好清洗一下。有人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如果你决定保留它,我建议你买一张好的防尘布来挡灰尘。鉴于这辆车已经很久没有开动了,我建议给它提供全套保养服务,尽管我在仪表板上找到的保养手册上说它在200英里前有过一次。你应该检查一下所有的轮胎。夏天我们到这儿来的热天,橡胶会脱落。噢,我建议你找个人去检查一下车身下面有没有生锈,尽管上面的车身看起来还不错。”

“那么做这些你要收多少钱?”

“很难确定价格,因为我不知道我能找到什么,算上杂七杂八的费用,我想账单不会超过1000欧元。”

“这么做之后,我能卖多少钱呢?”刘丽丽问道。

“大概在1.5万到2万之间。”

“如果没有对它做任何保养清洗工作的情况下值多少钱?”

“在一万到一万五千欧元之间。”

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刘丽丽给出了杰森想要的回答。:“我觉得这是一个不需要思考的问题。”。

接下来他们要把细节弄清楚,刘丽丽说她要到复活节才需要这辆车,这让彼得高兴了一点。他们交换了电子邮件地址,彼得回到雄鹿车里,开车离开了,迭戈跟在货车后面。

回到别墅后,刘丽丽说她需要洗个澡,因为他们开车去马德里的路上,路上的灰尘都被吹进了敞篷跑车里。

“彼得就这样?开车带着你裸体这样,去马德里的街道转悠了一个小时?”

“是的,看到人们看到我的反应真是太棒了。”

“彼得说过你没有穿衣服吗?”

“是的,我们说过,我不是他开车兜风的时候搭车的第一个裸体女孩。”

杰森和刘丽丽洗了个澡,当然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把自己弄高兴了。

高潮过后,刘丽丽问杰森学开车花了多长时间。

“五个月。”

“我得在明年放假前通过考试。”

“实习期间你依然不能单独开车,除非你带着一个老司机一起出去。”

“你会帮我吗,杰森?”

“是的,如果玉儿也来了,这辆2座的车里坐3个人会很有趣,坐在后面的女孩可能得坐在副驾驶身上。”

“那应该很有趣。”

剩下的假期,他们裸体,做了更多他们爱做的事情,不久他们坐上了回国的飞机,然后坐上了去大学的火车。当他们走进住宿区时,刘丽丽看到邮箱下面的地板上有一个包裹。她看着它,发现这正是她所期待的西班牙玩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