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杉的露出(十九)(二十)

评论 · 1848 已阅

糖为主

十九
林杉一想到那晚的事就生气,既生王紫竞的气也生自己的气,一夜之间把初吻、初夜都送了她,而这个人此时还恬不知耻地毛手毛脚。
“你注意一点!”林杉把在腰间鼓捣的咸猪手推开。
“现在又没人啦。”
“不要乱动,老老实实聊天不好吗?所以你们班班草后来跟那个女生怎么样啦?”
“想不到高高在上的校花大人——私下里这么八卦呀。”
“你管我。”林杉白了她一眼,“上次你说到那个女的偷看同学的手机结果发现班草……”
“不想说。”王紫竞鼓起嘴,更像小海豹了。林杉无可奈何,轻轻在她脸上啄了一下。
“不够不够!”王紫竞直跺脚。
校花一脸黑线地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家伙在面前卖萌,却也不禁觉得可爱:“今天配额就这么多。”
“欸——?”王紫竞声音拖得老长,“可是我饿。”
“不是才吃的午饭吗?”
“我,想,吃……”
“我不听。”林杉意识到对方要说什么,立刻板起脸,偏过身去,用两只修长的食指堵住耳朵。
紫竞望着她后脑勺,僵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用正常的语气问道:“那天之后你就这样,是在学校放不开,还是我哪里惹你生气了?”
林杉沉默了一会,才说道:“你那天一点都没犹豫,照单全收,好像我就该给你初吻,给你看……身体,给你……”林杉一时不知道该用哪个词,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初夜”“贞操”“处子之身”中的哪一个她都无法说出口,只好用力嗯了一下来结束。
“因为我知道你会成为我最喜欢的人呀,从一开始就知道了。”王紫竞望着她,目光笃定,带着温度,林杉即便没有直视,脸上却也微微红了。
“一开始是什么时候?”
“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
“我很认真。”林杉的声音又冷了几度。
“怎么,你不相信一见钟情?”
“这也太……不负责任了。”
“校花那么好看,任谁见了都会一见钟情呀。”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如果真是什么一见钟情的话——”
“好啦好啦,是在电影社的时候。”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可能就是跟你说话的时候,有什么东西戳中我了。”
我也是那时……林杉心念道,轻咬下唇。
“我当时就想,如果不能再见你,和你说话的话,我会后悔一辈子。”
“所以……你回来约我出去玩……”林杉身子向这边侧了侧,脸却扭得更远了。
她肯定脸红了,王紫竞一猜便知,想逗弄她的心思又起,便凑近她耳朵,坏笑着说:“约你出去露出啊。”见林杉身子一僵,得寸进尺地吐了口气在的耳朵上。
“啊!”林杉惊呼,躲得老远:“你……”满脸通红,娇媚无限,她清了清嗓子,指着王紫竞嗔道:“你规矩一点,不然我就再也不见你了。”
王紫竞吟吟浅笑,解开衬衫的两个扣子,露出半抹酥胸,缓缓走来,两只大眼睛迎着校花慌张躲闪但老是落在自己大开的胸膛的双目,然后一口含住了校花指着自己的食指。
林杉俏脸涨红,扭捏道:“会被别人看到……快穿好衣服啦!”一边试图抽离自己被温润包裹的手指,但紫竞早一步抓住了她的手腕,用舌头牵引着林杉探索自己的唇齿。
林杉脸涨得通红。王紫竞眼看着她一双美目因动情而变得潮湿,伸手贴在她的左胸。
“果然是十指连心呢,校花大人心跳的好快。”她含着指头笑道。
林杉觉得自己简直要蒸发了,哪里能答话?只得抬起另一只手掌心向外地遮住自己的脸。
“呐,你要问的话我已经回答啦,那是不是该有一些奖励啊……”
“你要什么奖励啊……”
“嗯……我想想啊……”贴住胸膛的手打开一颗扣子,从缝隙间游了进去,隔着胸衣揉弄着少女柔软的乳肉,然后拿住了硬挺的葡萄。
林杉嘤的一声,紧紧抱住紫竞,不让她看到自己的表情:“不要……不要在这里……”
“我知道一个地方哦。”王紫竞坏笑道。
 

林杉看到舞蹈排练室两边硕大的玻璃就感到大事不妙,低下头,王紫竞已经在灵活地解开她校服上的扣子了。
“呜……”一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她就羞得无地自容,只好捂着脸当鸵鸟。
等等,我还没有同意……太快啦……她想到。
“我、我没有说你可以脱我衣服啊……”声音细小,满是媚态。
“你说什么?”王紫竞话音未落,解开林杉胸衣背扣的一瞬间,一下子打开了校服衬衫的前襟,胸衣飘然落下。
林杉一声尖叫,双手护住胸前大泄的春光,紧接着王紫竞抓住她裙子腰际——腰带早已被偷偷解开——连同内裤一把拉了下来。
她在变魔术吗!?林杉几欲晕厥,镜子中自己转瞬加尽乎全裸,春光大泄,一双豪乳在手忙脚乱中晃动,耻毛无论她怎么变换手法都无法尽数掩盖,心中羞耻在几秒内呈几何倍数增涨,好不容易将关键部位全部遮好,正想嗔视这个流氓,却看见王紫竞正挠有兴致地看着镜子中映着的她雪白的屁股——
一声哀嚎,林杉再也无力支撑,跌倒在排练室柔软的地毯上。
“混……混蛋……呜……”校花捂住羞处却意识到她能遮掩的地方相比曝光的部位只是杯水车薪,便绝望地一手挡脸,一手护住腿间最私密之处,只听王紫竞赞赏道:“不愧是校花大人,身材也太美妙了!”林杉猛地一抖,一时难以呼吸,身体烫得如同锅炉。
“告诉过你不要叫我校——啊!”原来是那大色狼一把将她小腿上的裙子和内裤扒了下来。
“来,配合一下。”王紫竞捏住了林杉身上最后一块布料,即那件衬衫。
“我不要!为什么要配合你啊!”林杉负隅顽抗,翻过身将褪到肩膀下的衬衫死死揪住,紫竞扑哧一笑,林杉闭着眼半天没听到动静,便回头望去,就在这时,王紫竞一巴掌拍在她裸露的蜜桃臀上。
“啪!”这一下虽不甚用力,但手掌与柔嫩光滑的屁股接触时的声音却十分响亮,林杉脑袋嗡地一声响,欲望决堤般涌了上来,身体不受控制地一阵痉挛,她张大嘴想喘口气,却无法吸进一丝空气,只感觉到嘴唇与地毯上粗糙绒毛的触感,有洁癖的她想扭头,却在欲望的绑架下根本无法动弹。
王紫竞迅速察觉到她的窘境,将她一把拉起,狠狠吻住校花的嘴。
紫竞柔软的双唇和粗糙的地毯,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林杉看似被动,实际上是如饥似渴地回吻,忽然头一晕,显是缺氧太久了,她本能地挣脱紫竞的怀抱,仰面躺在地毯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王紫竞顺势脱掉了她的衬衫。
林杉双目紧闭,秀眉深颦,胸口不停起伏,缺氧加上猛烈的情欲差点让她晕死过去,谁料那小恶魔竟不依不挠,揉弄起她那对敏感的乳房,却哪里管得了?
当紫竞揪起一只乳头时,林杉眼前一黑。
“不要、要啊!让我喘口气——呃、呃啊啊!”
一只柔软的手扣住那湿滑的少女禁地,直接开始快速拨弄。
“啊!!!”陡然高亢的叫喊,嗓子几乎哑了。
忽然,林杉听不到自己绝望的呻吟,视觉听觉嗅觉似乎都丧失了,灵魂像是在欲望的黑暗深渊里永恒地下坠,抓不到任何凭依,也无力挣扎。身体被玩弄的触觉如巨山压将过来,而她体内对其回应的快慰亦如山般从另一边夹击,自己在其间是如此渺小,无法反抗,动弹不得。两座大山撞在一起,轰隆声淹没了一切,山壁摩擦、碎裂,连同林杉的意识一并毁灭。
 
——长时间的死寂和黑暗。
 

突然,眼前一片白光,接着映入眼帘的是王紫竞姣好的容颜,紧紧贴着自己的额头。她闭着眼,长长的睫毛低垂着,似乎有点湿,林杉感觉到自己被抱得很紧很紧。
林杉想动一动手,她成功将紫竞的脸捧在手中,紫竞睁开眼,目光涟涟。
“小竞?你哭了吗?”林杉虚弱地微笑着捏了捏她的脸。
“你也哭了。”紫竞低头蹭了蹭林杉的鼻子,林杉这才感觉到眼眶湿湿的,“你真是的,敏感得让人心疼呢。”
“混蛋。”林杉嘟囔一声,依偎在紫竞怀里:“我一定要杀了你——咬死你。”一口咬住她的下巴,不过林杉还处在高潮后的虚脱中,王紫竞也就没有很疼,反而笑了出来:“好啦好啦要被你咬死啦。”
“哼。”林杉闭上眼休息,同时回味着刚才毕生从未体验过的海啸般的高潮,身子暖洋洋的,十分舒适。
“小竞啊。”
“嗯?”
“谢谢你。”
“也谢谢你。”
“我……全部都是你的。”
“……我好喜欢。全部都好喜欢。”
“小竞也是我的吗?”
“是。只属于你。”
林杉吃吃的笑了,睁开一双杏眼,正好迎上王紫竞温柔的目光。
两人爱怜地对视良久。
“来,我扶你起来。”
“让人家多躺一会儿嘛~”
“嗯……”王紫竞歪着脑袋装作思考,“不要。”
“好吧。”林杉搭上紫竞的肩膀,“听你的。”嫣然一笑,俏丽妩媚,眼窝的泪痕更是惹人怜爱,王紫竞不觉痴了,轻轻吻了吻那双动人的美目。林杉笑得更愉悦了,这时她看到了面前的镜子,笑容一下子淡了,把头埋进紫竞的脖子:“你又作弄我。”不过还是任由紫竞将自己扶起。
“你是我的。”
“嗯。”
“把眼睛睁开。”
林杉听话地睁开眼,看见镜子中王紫竞怀里毫无保留的自己,而对方却衣冠齐整,羞不自抑,刚刚消散的欲念卷土重来,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
王紫竞深情地望着镜中的美人,揉弄着那双饱满的乳球。
“呜……”看着自己的乳房被拨弄成不同形状,还有高潮后身体的潮红,林杉的羞耻心简直要炸开来,双腿不由自主地打起了摆子,柔美的身体一颤一颤的,情色无比。
“告诉我,是谁在玩弄你呀,我的校花大人?”王紫竞凑到耳旁问道,手游往林杉的身体各处煽风点火。
“啊……是……嗯……是……”林杉再一次彻底陷入迷乱,樱唇半启,根本没办法说出完整的一句话。
“是你的……王紫竞……你的……”尽管镜中的景象难以直视,她仍然对着落地镜说出了这句破碎的话,然后便羞涩的闭眼偏过头去。
“不许闭眼,看着。”王紫竞以命令的口吻说道,左手把林杉的头扶正,待她睁眼,右手沿着她的细腰抚至腿间的湿滑柔嫩。
林杉猛地一抖,双手向后死死抓住紫竞的肩膀的脖弯,眉头紧皱,满是哀求。
“你是我的。”
“小竞……啊……王紫竞——给我——我要……呜——”
 

窗外一个身影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直到林杉白嫩的肉体像筛子一样抖起来,被王紫竞轻轻放在地毯上之后,那个身影才偷偷溜走。
 

二十
“你平时跟别的女生也像今天这样撒娇吗?”林杉用手指沿着紫竞的眉头画到鼻尖。
“没有。只在你面前。”王紫竞眨巴着小海豹似的眼睛,作可爱状。
“少来,你这混蛋,”林杉白了她一眼,“我不相信,你感情史那么丰富。”
“嗯……可能因为我从来不用讨好别人吧。”
“……混蛋。”
“可是某人看起类很喜欢我混蛋一点噢?”王紫竞嘴角上扬,伸手调戏了一下林杉赤裸的大白兔。
林杉打了个战,赶忙护住胸脯:“别、别再来了……”
“好啦好啦,快上课啦,中午就放过你。”紫竞食指顶住下巴作思忖状,“晚上再说。”
林杉疯狂摇头:“不行不行,你要弄死我啊。我今天晚上跟莫漓一起走。”
“啊?我开玩笑的,晚自习我想跟你一起走嘛。”王紫竞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我都一个星期没跟她一起了。”林杉已经开始免疫她这套了,“晚饭我也和她一起吃,你乖乖的哦。”
“嗯……”本来还打算油嘴滑舌一通,王紫竞却顺从地点了点头。这是作为万年总攻的她第一次被人说“乖乖的哦”,内心似乎一下子找到了依靠,暖哄哄的。
“我们的事,你告诉她了吗?”她突然问道。
“没有。这种事情还是隐秘一点吧。”
“你闺蜜又不是傻子。”
“你以为我天天像刚谈恋爱的女生一样一副傻痴表情,我可没有那样。再说无论我做什么莫漓都很支持,她不会反对我们的。”
王紫竞不语。看来你才是那个傻子。这件事终究会为莫漓所知,到时候会怎样呢?她心想,叹了口气。
“怎么了?”
“没什么……对了,所以我们在谈恋爱?”
“你以为呢?”林杉一脸黑线。
“有点开心。”
王紫竞这副得意的样子实在欠扁,却又拿她没什么办法。林杉哼了一声,不再理她。
我的……初恋吗……
“丁零零零零零零”预备铃突然响了。
林杉猛地一起身,四下翻找内衣:“怎么这么快?”
“啊,不小心忘了时间。”王紫竞憋着笑看着她焦急的模样。
“我记得我们一点不到才过来的啊。”
“好像是吧。”
突然反应过来什么,林杉矗立不动,然后迅速穿衣,一边穿一边咬牙切齿地想:这该死的混蛋……足足……玩了我一个小时!
腿……好酸……
非惩罚这个混蛋不可!
 
今天午休完后林杉香汗淋漓,面色桃红,言谈举止显得弱气娇媚了许多,尽管依旧面无表情,但依然获取了比往日多得多的注目。
莫漓当然也注意到了,不觉抓紧了手中的笔。
虽然最近同桌时常不知去向,莫漓还是形同往日,和林杉一起主持班上事物,对林杉以外的人面无表情,偷偷注意着林杉的一举一动。
林杉一手支腮,假装听课,脑海里却回味起今天紫竞的一举一动。
小竞当时鼓起嘴来的样子……好可爱!
支腮的手掩饰起不觉流露出的笑意。
莫漓扶额:这幅傻痴的表情……真的很欠揍。
在不同楼层的另一间教室,王紫竞叼着笔,也在想着中午的事情,不过相比林杉,她多了不少烦恼。
为什么林杉会这样毫无保留地给我?她以前从来没有问过自己相同的问题,林杉的感情太过强烈,王紫竞,这个花丛老手不禁有了逃避之心。
我真的能给她相应的爱吗?为什么我会在她面前那样自由自在,轻松甩掉了作为万年女上位的包袱,仅仅因为她最隐秘最淫荡的一切我全都知晓了吗?我对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呢?为什么现在——仅仅是半天不能和她相处,会心口发痛?
可她到底喜欢哪一面的我呢,是作为攻的我,还是作为一个女生的我,如果她想要我……想到相应的画面,王紫竞少见地红了脸。
我会把第一次……给她吗?
没错,王紫竞虽然历经数女,但其中那些女生对她的身体表现出兴趣时,她都会皱眉,那些女生生怕她生气便不再继续,她也乐得如此,因为从来没有哪个人能够在她心里有足够多的分量……但是林杉,既不会害怕她生气,林杉到那时甚至会与做受的时候绝然不同,王紫竞知道自己也无法拒绝。
又或许她对自己的身体毫无兴趣吧,那天夜里,她瞅了瞅自己身子,胡乱抹了一下风油精就睡去了,倒是自己,被她那几下弄得……
想到这里王紫竞一下子咬碎了叼着的笔,引得周围一片注目,只好强自镇定地把碎笔放进笔袋,拿起另一支,假装平日里潇洒自如的姿态叼在嘴里。
她有多敏感只有自己知道,如果那副样子被林杉看见了……王紫竞窘得脸一烧,为了避免别人看到自己面红耳赤的样子,便趴在桌子上假装睡觉。
 

下课时,王紫竞决定偷偷去林杉课室,准备路过的时候偷瞄一眼,结果迎面撞上了打水的莫漓,莫漓面无表情,但直直的视线仿佛在问:你来这儿干嘛?王紫竞略显浮夸地假装没看见,尴尬地匆匆从另一边的楼梯溜了下去。
莫漓也是一个问题……上次那么轻浮,如果莫漓把那件事告诉了她的闺蜜,林杉可能……
……会离开我。王紫竞心里一咯噔。
前途并不平坦啊。
 
王紫竞没有想到第二天就碰上了之前担心的问题。
“今天我要在上面。”林杉一口咬住王紫竞的耳垂。
“等等。天天都要吗?你不累的吗?”王紫竞强自镇定。
林杉恼羞成怒:“累你个头!当然不是天天,今天是你!”
王紫竞犹豫道:“你要是累的话要不……咱歇歇?”
“不行!”林杉气冲冲地开始解王紫竞的扣子。
紫竞不敢阻拦,忙说:“别在这里……”
“这里很安全啊,比昨天那个舞蹈教室可安全多了。”林杉继续解扣子。
可是我在这里调戏过你闺蜜……王紫竞心道。她们现在在教学楼对面实验楼楼梯间顶层。
“我害怕……”
“害怕?”林杉俏脸都要气歪了,“你会害怕?”
这个混蛋,演技也太拙劣了!林杉一把抓住王紫竞的右胸,甚至捏得她生疼。
王紫竞本能地缩了一下。她真的害怕了,但这种害怕反而引起她异样的感觉,令她的不安更上了一层。
“啊!我是不是弄疼你了?”更紧张的是林杉,“对不起……”
“没事啦,不疼。”王紫竞按住左胸心脏飞跳的部位。
林杉没有注意到对方捂“错”了部位,毫无经验的她此刻心急如焚,只好抱住王紫竞不停亲吻,试图缓和她的疼感和惊吓,虽然这招显得很笨拙。
王紫竞确实受惊了,不过吓到她的并不是林杉。
“我帮你揉揉,轻轻的。”林杉把手伸进王紫竞衣服,不料王紫竞猛地一退,望向别处。
“你……”林杉一脸错愕,表情突然转冷,“你……不想?”
“不是!我……”王紫竞慌了。
“那为什么?你……”林杉那张端丽的脸似乎变得很吓人,“原来你只把我当成另一个受罢了。”
“不是这样!”王紫竞又急又怕,突然找到了一个借口:“我想在浪漫一点的地方……上次我们是在满天星斗下,这次轮到我,我也想在一个值得回忆的地方,你看,这里都不能躺下。”
林杉面色缓和了一些:“这里好像确实不太干净……”
“恩呢恩呢。”王紫竞连连点头,轻轻搂住林杉,两只小海豹般的眼睛忽闪忽闪,还故意压低身子露出了衣领下胸部的轮廓,乖巧得不像话。
林杉捂住脸。
这家伙,太犯规了吧。
“而且,相比之下我比较喜欢推校花大人啊。”
“没的推,我心理不平衡。”林杉给了王紫竞脑门一个板栗。
“好吧,不过我发现一个适合校花大人玩耍的地方,图书馆中午一点钟闭馆,我们只要现在进去,然后两点钟开馆的时候……”
林杉看了看表
——不对,我为什么要看表啊喂!
赶忙把手放下。
“现在12点50分”
“我没说要去!”
“那好吧。”
“我要看你露出。”
“我没有那个爱好噢。”
“对了,我可以在那里上你。”
“……我不敢啦,你以为都像你……”
“王紫竞!”
“我错了我错了,我还没有准备好嘛。”王紫竞咬住下唇,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林杉一下子心软了。
“校花大人想去就去嘛,没有关……”
“我没有说我想去!”胸口起伏变快了,当然也被王紫竞看在眼里。
总有一天办了这混蛋!
“那好吧,下次再去。”
“下次也不去。”
“真的吗?”王紫竞拨开林杉遮住脸的手,娇羞扭捏,妩媚万千的神态,看得王紫竞心念大动。
我在她心目中是有多放荡啊!林杉羞极转怒:“你再说我就强了你!“
“不说不说。“王紫竞还真有点胆战心惊。
林杉气呼呼的,不再搭理她。
“确实想看嘛。我不说了,绝对不说了。“林杉狠狠瞪了她一眼,王紫竞赶忙捂嘴。
“……”
“…………”
“………………”
“只准看不准摸!”
 

王紫竞和很久都没有“临幸”的小夜提了分手,令她吃惊的是,小夜十分平静地接受了。或许她一开始就知道并不会长久吧,王紫竞这么想着,多少有些歉疚。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两人玩遍了校园的各个角落,其间林杉索取过几次,王紫竞都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林杉便不再强求于她,反正王紫竞也确实把她伺候得飘飘欲仙,她不愿意,就先由着她吧,往后的日子还长。
一次林杉和王紫竞吃饭时,被莫漓撞见了,莫漓很亲切地和她们打招呼,然后很自然地坐在了林杉身边,这顿饭吃得很尴尬,王紫竞不提了,就连林杉也感到了莫名的压力。
隔了几天,王紫竞被莫漓约到了操场上。
莫漓双手交叉,平静地看着王紫竞。
王紫竞一开始还是平日里玩世不恭的姿态,却被这平静但暗流涌动的表情唬得战战兢兢,不自觉表现得像是被训话的学生一样。
这俩闺蜜的气场都强得可怕,她心想。
“王紫竞,”莫漓终于开口了,“我们的事,林杉现在还不知道。”
“哦。”
“不过你欠我的,我早晚要讨个说法。”
“好。”不敢说更多话。
莫漓转身离去。她也有点纳闷,这小子之前明明不是这样,看来林杉的功力还是很强的。
不禁有点为闺蜜以及心上人骄傲。
起码,我是不用那么担心她了。
 

期中考试的日子即将来临,林杉便专注于复习,两周放纵的副作用显现了,她发现自己有点难以集中精神,身子也有些虚弱,她以一股狠劲逼自己坚持下来,结果第二天就发烧了,在宿舍躺了两天,有时王紫竞会翘课来看她,但为了避嫌,更多是由莫漓来照顾她。林杉虽然头晕胸闷,却也为二人的悉心照顾感到幸福。更别提各个年级认识的不认识的男生拜托女生偷偷送来的饼干巧克力等等零食,这时候哪有精力去一一处理,干脆就与莫、王以及室友们分吃了。如此这般,她这两天过得还算惬意。
评论
jsha223800 19 天 以前

资源最全的老司机成人论坛,各类资源都有,手机电脑都可以在线观看,亲测可用:http://bcfe8345np.work:8394/forum.php?t=3870373

 
 
juedi 22 天 以前

终于更新了,虽然没有露出情节,但是还是挺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