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者的游戏(五七)

评论 · 309 已阅

外拍、野炊

勇敢者的游戏(五七)做局

 

三人一狗的队伍终于停下来了,张捷选定了一个稍稍远离这段山路的林间小地,并在这里搭建临时摄影点。选址在这里,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皆大欢喜的,因为离开了主路也就意味着,人来人往的几率减少了。对于各怀鬼胎的几个人来说,私密、僻静是最重要的。虽然这里面最无所谓的是张捷,但他考虑到自己的拍摄计划并不想被不相干的人打断,所以远离人多的地方挺不错的;至于柳荚蒾,她是今天的主角,外拍写真的对象就是她,而且张捷少不得要她宽衣解带和陈老汉来点暧昧互动的情节,还是不要被更多的人撞见才好,而且这里的树林以香樟为主,草本里有薄荷,这使得这一圈地区蚊虫稀少,虽然她也有涂防晒霜和防虫药膏,但毕竟能少遇到蚊虫是更好的,如果光着身子被叮了满身的包回去也是得不偿失的,再说了,这一路夹着那根东西,踩着20cm的高跟鞋走路,早就已经受不了了,现在终于能停下来,这说明可以拿出那根该死的圆珠笔了;而陈老汉的心思就有点复杂了,自从自慰被柳荚蒾撞见后,他已经有些不满足只对着照片意淫了,所以今天这个机会他想要抓住再进一步发生点什么,这个女娃娃看起来还是比较开放的,但是否大胆泼辣到能和自己干一炮就不清楚了,不过听他们说这是网约拍写真的,这说明这两个人也不是原本就认识的,这女娃娃对于刚认识的摄影师就这么大胆的拍裸体照,而且还是公然的在田间光着身子走路,想必作风还是比较外向的,说不定这也是自己老树开花的机会呢?一旦有了这些个龌龊念头,陈老汉就很难淡定了,虽然他看着柳荚蒾不像是人尽可夫的妓女,但却又希望她这方面能随便一点,打开腿的难度小一点。事实上还有一个人也很满意,那就是韦薇。由于拍摄点远离主路,但有多条小径在拍摄点附近,这些小路或许是人探出来的,或许是山中野兽踩出来的,但无疑是硬生生从杂草丛生中开出来的路,便于韦薇潜伏靠近,只是这山林中蚊虫太多,这不腿上身上已经被叮了好几个大包,韦薇也有心想放弃了回去洗澡涂花露水,但揭穿柳荚蒾的真面目对她的吸引更大,所以她还是耐下性子继续潜伏趴在丛中观望,这时候她不禁感慨要是有个望远镜就好了……

 

张捷在这块林间绿地里搭起了一个白色小帐篷,得益于这里的土地还算平整,泥土也不是特别干硬,方便搭建,当然了,虽然这个帐篷不大,也主要就是给柳荚蒾换衣服用的,所以马马虎虎也就可以了。陈老汉把撵山犬拴在了一棵树上也来帮忙,张捷把搭帐篷剩下的步骤交给了他后回到小车边拿出了一张折叠桌,拼好后放在了车旁,拿出了一张折叠椅,张开来摆在桌前,掏出来一个文件夹,找出来几张文件交给柳荚蒾,装模作样的说这是拍摄协议,让她签字,然后转头又走向陈老汉,拿出另外几张纸也给他签字。柳荚蒾听到他和陈老汉说笔给了柳同学,等她签完了拿过来给陈老汉用,不禁脸红耳热,轻啐了一口,趁陈老汉还背对着她在弄帐篷的时候,半个屁股坐在椅子上伸手进了裙下,把那支欺负自己一路的胖头圆珠笔拿了出来。拿出来的时候也挺费力的,小穴紧紧的吸吮着这支笔,直到被拔出来后似乎还发出了啵的一声响,霎时,淫水喷了出来,洒的满手都是,连裤袜也被粘上了许多。柳荚蒾不知道是幸福还是难过的嗯哼了一声,但还来不及擦拭小穴口,陈老汉已经扎好了帐篷最后一个角站了起来转身走向柳荚蒾,柳荚蒾只好赶忙把笔拿出来装模作样的签名,当然是使用的化名,除了一个柳字外,其他两个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陈老汉抓着那支沾满自己淫水且没来得及擦干的原子笔,柳荚蒾顿时坐不下去了,低着头站起来匆匆走进了帐篷,而她并没有看到陈老汉仔仔细细地阅读了那份和她的一模一样的协议书,她以为逢场作戏装装样子的一份协议书签个名就行了,可里面却有一条条款:“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如发生了一些特殊关系,属于正常现象,事后不得以此作为借口发起纠纷。”陈老汉看到了这一条,眼前一亮,欣喜若狂,都没注意到柳荚蒾的反常神色,就签了自己的大名,签完以后才觉得手里这支笔怎么粘糊糊湿漉漉的?好像上面还飘来了若有似无的栀子花香。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无非就是在张捷的指挥下拍照、换衣服、摆姿势拍照,直到脱光衣服和场景合影等。其间还遇到了几只大概是被这里动静吸引来的小猴子,遇到人果然也不怕,眼巴巴地伸出爪子伸过来,柳荚蒾拿了一些零食给它们,还在张捷与陈老汉的帮助下和几只猴子合了影,如果排除没穿衣服的话,柳荚蒾这几组和自然共舞的写真集是一点也不辣眼睛的。虽然这次有陈老汉一开始就待在边上,换穿衣物和脱衣拍照总还是有些扭捏,但渐渐的时间长了,就习惯了这种感觉,直到快一点了,三人肚子都饿了才停下来。

 

柳荚蒾现在全身上下仍旧是一丝不挂,那条惹眼的情趣丝袜早就在第一次换穿衣服的时候就脱掉了,光着脚踩在林地间的草地上,感受着草地的柔软,比蹬着高跟鞋走山路舒服了不知道多少倍,身上接了一些粉尘草叶细末,和着汗液粘在了身上,还有一些是来自不懂事的小猴子的爪印,这是和它们一起拍照留下的。从刚开始的有些扭捏到后面的落落大方,柳荚蒾拍裸体写真的转变非常的快,且很自然,陈老汉在拍摄中也加入了戏份,赤裸了上身,露出了黝黑健壮的身躯,全场可能只有张捷还衣冠周正了吧。

 

张捷在草地上铺了一块很大的瑜伽垫,上面摆了一些吃食,三人便坐在毯子上吃了起来,柳荚蒾一开始是盘腿坐的,但不久以后就吃不消了,最后忍不住还是把腿伸了出来箕坐,却又觉得有些不雅,其实她刚刚在拍写真的时候光着身子摆pose,更不雅的都坐过了,现在却纠结坐姿,也是挺奇怪的心理,最后她选择了双腿并拢弯曲侧过身子来,跪坐在垫子上,把身上披的一条长毛巾盖在了私处上面。女人真是奇怪,在意下面的暴露不雅却不在乎上面的看光,如果实在介意的话,其实站起来穿一件衣服就可以了。但是没有人去提醒她。

 

众人津津有味地吃着野餐,这里面大概只有张捷和柳荚蒾吃的多一点,而陈老汉主要是盯着柳荚蒾诱人的身躯不断的吞口水,大概正应了那句秀色可餐的成语吧。

 

张捷吃完以后收拾了一下东西后过了一会儿捂着肚子问陈老汉,这里有没有可以方便的地方,陈老汉顿时来了精神,忙说有的有的,就是要远一点,指了指方向说回到山路那边向前再走一点有个支路往下走一点是个临时的方便坑,当然如果张捷嫌麻烦或嫌脏的话,其实在这个草地边上走远一点拉了就是,不碍事的。张捷哪里会说嫌脏,其实他肚子不疼,他就是借故离开一两个小时,看看柳荚蒾和陈老汉会不会发生点什么?

 

当然三个人一只狗都不会知道身后几十米外的灌木丛里还趴着一个韦薇,韦薇已经被叮的脸上都是包,远远看着三个人在那边有吃有喝的,嫉恨不已,但为了心中的伟大信念,依旧在忍着,直到张捷起身离开,看样子好像要去找地方大便一样,她突然潜意识里觉得时机来了。

评论
++ L 28 天 以前

两连更吗 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