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者的游戏(五八)

评论 · 406 已阅

光着身子只有一条毛巾的柳荚蒾和赤裸着上身的陈老汉会发生些什么呢。

勇敢者的游戏(五八)入局

 

张捷走了以后,就剩下了陈老头和柳荚蒾两个人坐在了垫子上大眼瞪小眼,气氛一时陷入了尴尬,跃跃欲试的陈老头反而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而柳荚蒾也有些懵,和张捷配合这几天下来,她也慢慢知道张捷一个举动的含义可能代表了什么,可是就这样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和上身赤膊的陈老汉待在一起,用脚趾头都能猜到张捷是想要用陈老汉来凌辱自己,并且似乎还想要自己配合一般,却又不能做的太明显。

 

“让自己配合陈老汉来玩弄自己?”柳荚蒾起先是有些难受的,但是转念一想,之前她还不是配合程泳让张捷等四大渣男,还有夜总会老板王某,夜店不认识的人,上海WH大酒店的贝拿道特和其他客人和自己性交吗?那时候做得,怎么现在就做不得呢?而且第一天来的时候,其实她已经和两个小鬼也玩过了。这心念一转,倒也能释然了。再说了,自己也可以见机行事,不一定非要和陈老汉发生关系,张捷只是想出了个调教自己的方式,至于过程是可以自己把握的。可要是真在这里傻傻的坐着等张捷回来,呵呵呵呵,那接下来的日子可不一定好过,张捷怕是会想出别的更刁钻更困难的法子来修理自己。

 

当然柳荚蒾不知道的是,几十米开外的韦薇也是十分期待她赶紧的动起来,如果柳荚蒾不发生点什么能令人掉眼珠的事情,她这一整天不是白被蚊虫吸血了?对于柳荚蒾,韦薇毫不怀疑她一定会和陈老头发生点什么,因为她内心认定柳荚蒾就是个骚浪贱的小蹄子,瞧现在他们赤裸相对坐在那,柳荚蒾如果真的清纯,早该穿上衣服了好吧!

 

一阵风吹来,柳荚蒾打了个哆嗦,她决定不再冷尬下去了,她率先打破了冷场,看着陈老头眼里渗透出的狼一般的欲望却非常扭捏犹豫,双手扣在一起不断的摩挲的怂样,她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事居然还要她来主动提,如果这时候陈老头真的不管不顾就这么扑上来,柳荚蒾可能就象征性的抵抗两下就配合他了。

 

“反正让我自己主动勾引他是不可能的!这还需要他自己主动,就先聊聊吧。”柳荚蒾如是想,坐在对面双手还绞在一起纠结不已的陈老头若是知道自己面前这堪称天仙级的女娃娃是这么个想法一定会把自己锤爆。

 

“咳咳,我说,嗯,陈总?”柳荚蒾轻咳了一声,开启了话题,“那个,我有点冷,能不能麻烦你去帮我拿件衣服过来?”

 

“哦……好的好的!”陈老头似乎没料到柳荚蒾会主动先和他说话,所以愣了一下。正要起身去帮她找衣服,却突然福至心灵一般又坐下,然后顺手把自己放在手边的麻布褂子拿了过来,也不问柳荚蒾合适不合适,就挪了过来靠近柳荚蒾身边并展开来披在了柳荚蒾身上,这一来既没傻逼兮兮的亲手毁了自己的眼福,又拉近了彼此距离,也为下一刻进一步增进关系打下了伏笔,陈老头不禁对自己的机智自得。然后又摆出尽可能和蔼可亲的姿态对柳荚蒾说,“女娃子,不要喊得这么客气嘛,都是朋友了,你要是随便点就喊我一声陈老头,要是尊敬一点就喊我一声爷爷好了,喊陈总多俗啊,我不兴那一套!”

 

“呃,谢谢……”柳荚蒾被陈老头这顿骚操作也弄懵了,尤其是沾满了陈老汉汗味儿和夹杂了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的贴身褂子披在自己光溜溜的身上后带给了自己强烈的冲击,一时间竟忘了推开这件在以往的自己看来脏乎乎的东西,反而十分沉醉于这种感觉中,望着陈老头精壮彪悍的上躯,想起那天下午撞见陈老头对着自己的裸照撸管时候看到的尺寸,柳荚蒾竟然发现自己竟然心旌摇曳,快要失守了。“嗯,爷爷好?”下意识的柳荚蒾喊了陈老头爷爷好。这可把陈老头乐的嘴巴都咧开来了。

 

“哎!好好好,乖孙女好!”陈老头一个动作一句话就直接把酒店主宾关系的自己和柳荚蒾变成了爷孙关系,不得不说他的情商和手腕也是蛮高的。他是吃准了这女大学生肯定也讲文明懂礼貌的,不好意思直接喊他老头,所以这个爷爷肯定跑不掉的,接下来就是怎么进一步把这孙女给吃掉了。

 

“丫头,你和张大摄影师以前就认识吗?”

 

“嗯,没有,我是在网上认识他的,找他在金都市内拍过几次风景,觉得他技术还不错,人也挺正派,就答应了他这次的邀请来这里拍写真了。”柳荚蒾脸不红心不跳的扯着谎,继续说,“说起来,外出拍写真这个,我这还是第一次呢!”可不就是第一次么!只是第一次就被陈老头在田里撞见了而已。这句话确实没说谎。

 

“哟哟,这第一次你就在他面前脱光了衣服拍裸照啊!胆子挺大的嘛!”

 

“哪有啦!爷爷!不是你说的那样了,人家拍的是艺术照,艺术写真集!而且张捷人好,拍照的时候一点都不动手动脚的。”

 

“这倒是,至少老汉我看到他确实挺规矩的!”陈老汉点点头,他是不知道,张捷拍照的时候规矩,不拍照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规矩的!

 

“哎哟…”柳荚蒾本来想换个方向跪坐,顺便裹好披在身上的衣服,却不料坐久了,腿脚都麻了,一动不仅没动的起来,反而疼的忍不住叫了起来,“脚麻了!”

 

陈老汉马上抓住机会,一点都不生分的抓住柳荚蒾的玉足就揉捏起来,“坐麻了是吧,爷爷给你揉揉就好!”

柳荚蒾也来不及反应,本能的想缩回自己的脚,但因为腿脚都麻了,抽不动,也就任由陈老汉按压。别说,陈老汉的手艺还不错,不一会儿血液就回流了,腿脚渐渐恢复了动弹,只是陈老头并没有问柳荚蒾好了没有,只是默认她还是不舒服,继续抚摸着柳荚蒾的脚丫和小腿肚子,那粗糙的大手抓着柳荚蒾的腿脚摩挲着细腻的皮肤,让陈老头爱不释手,反过来柳荚蒾也被摸的热热痒痒的,挺舒服,倒也默契的没有提自己已经好了。两个人又有一搭没一搭的胡乱找着话题,渐渐的,两人都没发现他们靠的越来越近都快挨在一起了,而由于不断的聊天,俩人关系似乎也越来越熟络,简直就是无话不谈了……

 

而身后的韦薇却快要不耐烦起来,她早看出两个人迟早要发生点什么,但是那个臭婊子贱货还装什么逼,就差说一声来操我了,却就是不说,累得自己在远处还要静静地趴着,并小心翼翼的向前匍匐,生怕惊到他们,自己一定要抓到柳骚货的把柄!韦薇对自己说。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她应该不会等太久了。

 

 

评论
blackmoon 29 天 以前

倒是希望韦薇能抓個現場

 
 
赛格 李 29 天 以前

什么时间,更新呀,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