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者的游戏(五九)

评论 · 372 已阅

韦薇真的能等到那一刻吗?

勇敢者的游戏(五九)破局

 

 

“丫头!爷爷问你个问题啊!”

“问呗!尽管问!”

“不过这个问题有点那个那个。”

“有点哪个?”

“可能有点私密吧,怕你生气,不知道你介意不介意?”

“哎呀……爷爷,都说了,我都是你干孙女了,你还有什么忌讳的?最多如果真的不好回答,我就不回答就是了,怎么会生你的气呢!你要是不说,我可就生气了!”柳荚蒾故作发嗲撒娇的语气说,这个时候两人早就已经面对面的躺着,柳荚蒾是侧躺在陈老汉的怀中,脖子枕着陈老汉的一个胳膊,头则靠在陈老汉的胸膛上,右手放在陈老汉的胸口画圈圈,而陈老汉搂着柳荚蒾的那只大手则在柳荚蒾光裸的后背上游走,时不时去捏捏柳荚蒾的屁股,讲到一些话题还故意就着场景去拍乖孙女的翘臀,美其名曰教育孙女要打屁屁。而柳荚蒾则配合的用勾人心魂的嗲声嗲气来回应陈老头说,“哎呀,爷爷别打了,孙女下次不敢了!”至于陈老汉的另一只手则在柳荚蒾的前身上到处游走,大概除了柳荚蒾挡在蜜穴上的那层布下面还没摸过去外,柳荚蒾全身上下除了脸蛋都被摸完了,而这只是陈老汉在帮柳荚蒾捏完脚后又提出帮她按摩身子后形成的局面,这按摩来按摩去就渐渐变成了这个样子,柳荚蒾双腿微微蜷曲,紧闭着,她的另一只手一直挡在小穴口,这也是陈老汉犹豫没有去摸那一块的原因。但目前陈老汉取得的战果早已出乎他原先的意料了,这么摸着也挺舒服的,其实柳荚蒾也挺舒服的,只是为了故作矜持把手一直挡在下面,若是陈老头真的去挪开她的那只手,她也不会反抗了。这不,其实柳荚蒾靠在陈老汉怀里,除了说话的时候,嘴里可是一直在吐着粗气,大概一直在强忍着陈老头忽轻忽重的爱抚,尤其是来自乳球的揉捏和乳头的轻捻拨弄,她的脚趾一直在不停的握紧又松开,那只挡在小穴前的手早就淌满了从穴口中流出的蜜汁,自己还偷偷时不时的伸出手指去刮棱一下自己的小豆芽。俩人话题从最普通的问问家人问问学习到生活爱好又到一些露骨私密的内容,柳荚蒾三围多少,交过几个男朋友,家里父母干什么的,都被陈老汉套了出来,虽然都是编的,而陈老汉将自己少时丧妻,中年丧子,独自抚养孙儿成人成家告诉柳荚蒾,两个人一个卖萌发嗲一个卖惨爱抚,就靠在一起了。

 

此时的柳荚蒾在猜测陈老头的终极问题是什么,在她想来私密的问题又怕自己生气的问题无非就是是不是处女了?或者现在有没有交男朋友了?又或者是觉得陈爷爷怎么样,还有可能会不会问怎样看待一夜情这种吧?对她来说都是小case啦……然而当她听到陈老汉神秘兮兮的说出那个问题后,还说呆了又呆。

 

“闺女啊!爷爷发现,你好像从来不穿内裤的啊?能说说这是为什么吗?你说拍艺术写真不穿衣服我还能理解,但平常的时候连内裤都不穿是为啥啊?”

 

饶是柳荚蒾再见过世面,也被这个如此直白的问题打了个措手不及,该告诉他自己其实就是追求刺激不穿内裤、勾引男人不穿内裤或者是方便被操不穿内裤吗?那可不是自己的人设啊!但柳荚蒾胡诌的本事渐长,她没有抬头看陈老汉,眼珠子转了转想到了一点,决定实话实说。

 

“那个爷爷,你真坏!怎么问人家那么私密的问题呢?”

 

“呵呵,孙女啊,爷爷前面就告诉你了这个问题怕是有点难回答,你要是觉得为难就不要讲了,爷爷知道咱俩关系还没到无话不说那一步呢!”说着陈老头就作势要翻身把胳膊抽走。

 

“别啊!爷爷!我又没有说不告诉你!你对我那么好,我怎么会瞒你呢,不过我从来没告诉过别人,还没想好怎么说,爷爷,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但是你不可以跟别人讲哦!”柳荚蒾又使出了卖萌撒嗲的大招。

 

陈老汉一听有门儿!马上不翻身了,一个劲保证不会跟别人说。

 

“那我说了哈!”

“嗯,爷爷听着呢!”

“爷爷,我的这个问题有点难以启齿,一直让我很自卑,我说出来以后,你不能看不起我嘲笑我啊!”

“怎么会呢,爷爷疼你都来不及呢!”陈老汉嘴上热情不减,心里却暗暗沉下来,难道这个美女其实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甚至有着一些喜欢暴露自己的癖好?

 

“爷爷,简单说来就是我下面有病!”

“啊?什么病!”陈老汉吓得早就硬起来很久的棒槌陡然间软了下去,连正在摩挲着柳荚蒾的胴体的手也停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什么病,我只知道我下面好像比别的女生都特别敏感,青春期发育过后小妹妹就老出水,内裤就经常湿漉漉的,绑在身上难受,但是脱了内裤以后水虽然照流,却比穿内裤的时候好一点,但至少不会再弄湿衣服尴尬了,你看我这只手一直放在这里,其实就是怕流出来的水弄脏爷爷的裤子。”柳荚蒾把一直放在下面的手抽了出来,沾满淫水的手上晶莹剔透的还拉出来一根透明的丝线。

 

“我去!极品啊!这就是个大水逼啊!真是说话这么大喘气!吓死我了!”陈老汉内心一阵波动然后狂喜之下差点笑出声来,“捡到宝了!没关系,爷爷不嫌弃你,爷爷给你治治!”

 

“咳,孩子啊!”陈老头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说道,“难为你了,独自守着这个秘密这么久,挺难受的吧!幸好,你和爷爷有缘分!你今天要是不说了就错过了一个好医生啊!爷爷告诉你,这病我能治!”

 

“真,真的吗?”柳荚蒾惊讶的喊了出来,眼波流转,散发出无比激动的光芒。

 

“当然是真的,你看你的腿脚,爷爷刚刚帮你揉过了,你好多了吧?”

 

“是的是的!爷爷手法真好!”

 

“爷爷刚帮你按摩推拿全身,你现在全身也暖洋洋的吧?”

 

“真的诶!爷爷你认穴真准,按的人家好舒服!这么说爷爷你还是个医生?”

 

“那是当然,我们陈家祖上可是耕读医兵世家,爷爷这手活儿可是有家学渊源的!”

 

“哇,好厉害哦!爷爷,那你快帮我治治吧!”

柳荚蒾迫不及待的坐起来,也不管身上披着的褂子滑落下来,一把撩开了那条毛巾,露出了光滑细腻的小穴,那上面早已泥泞不堪,时不时的还在往外面流水,就这样一副春宫多汁美鲍图,展现在了陈老头面前,也展现在了正对着他们瑜伽垫的那个三脚架上已经被张捷改为自动摄像模式的照相机镜头前……

 

 

 

 

评论
blackmoon 28 天 以前

支持﹗能等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