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者的游戏(六〇)

评论 · 321 已阅

柳荚蒾是如何被感动到的?

勇敢者的游戏(六〇)分局

 

“咕咚,咕咚”陈老汉不断的吞咽口水,虽然他早就见过多少回柳荚蒾的身子了,但柳荚蒾刚刚这一举动还是让他吃了一惊,看着柳荚蒾光洁无毛的穴口,粉嫩嫩的,上面透着水润的光泽,在树叶间透下的阳光下,散发着令他无比向往的幽香。他颤抖着伸出手上去摸了一把,

 

“丫头,你下面水还真不少啊!这病有点重啊,幸好遇到我,还来得及!”陈老汉厚颜无耻地盯着柳荚蒾的下面扯着胡话道,这个时候的他精虫上脑,丝毫没有怀疑柳荚蒾的举动,反而默认为这个女大学生只是个对性什么都不懂的雏儿。

 

“啊,爷爷!那你赶紧帮我治治!”柳荚蒾也不知羞耻的把自己的下体往前送到陈老头的面前,仿佛她真的不知道陈老头心里的龌龊,像只大白兔一般急着把自己的病先治好。

 

“咳,娃娃,待老夫指诊一番。”说着陈,陈老汉便伸出了一根中指找准柳荚蒾的阴道口往里塞了进去,食指和无名指则分别搭在大腿内侧,掌心按压在了小豆芽上,拇指刚好放在了柳荚蒾的会阴穴上,几个点同时按压,尤其在阴道里的中指旋转抠挖,直把柳荚蒾直接送上了天。

 

“啊——,噢——嗯嗯,哼……”柳荚蒾忍不住叫出声来。然后又赶忙捂住嘴,发觉自己在老头面前发出这么淫荡的声音很羞耻。但这声音对陈老汉来说却是令人血脉贲张的最好动力。他按压的更起劲了。嘴上却说,“乖孙女,忍着点痛啊,马上就好!”

 

柳荚蒾的小穴深处肉褶层层叠叠,紧紧的裹住陈老头的中指,仿佛婴儿的小嘴叼到了奶瓶嘴一般不断的吸吮着这根东西,陈老汉的手指被这温柔的肉壁包围着艰难的前进又后退,姑娘的粉嫩紧窄令他暗自肯定她应该没有什么性经验,只是个神经大条对性生活在白痴水平却不知道自己的下体是个令任何男人都能爽翻天的极品骚逼的女娃娃,当然陈老头自然不知道柳荚蒾有专门独特的护理药,否则就凭她那好几次被人狠插猛操的滥交,尤其是好几次吞吐大尺寸的肉棒,早就发黑松弛了。但是指头尽管努力的向前伸却似乎没有碰到什么膜,这也让陈老汉起了疑心,这娃真的没经过性事吗?如果经过了,不应该不知道现在自己对她在做什么啊?可是这逼缝夹的这么近,感觉就是个雏一般的啊,真奇怪。

 

陈老汉忍不住问了一句:“干孙女啊!你这里面怎么没有膜啊?”

 

柳荚蒾正在享受着陈老汉用手指给她带来的刺激,冷不丁被老汉问了这么一句,潮红的脸色顿时有点冷了下来,她继续装傻,“爷爷,那层膜是不是很重要?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骑车被撞了,从车垫上摔下来,当时就觉得肚子剧痛无比,下面流了好多血呢,比月经还多!后来去医院检查,医生手没受什么伤,就是里面一层膜破了。”

 

“我说呢,难怪啊!闺女我告诉你啊,你水这么多,是因为没有这层膜挡着,如果有这层膜挡在里面,虽然还是会湿的,但不至于都流出来弄潮内裤。”陈老汉恍然大悟,然后继续瞎编。

 

柳荚蒾也配合的说,“原来是这样,那怎么办呢?爷爷你还有办法吗?”

 

“娃子啊!办法不是没有,但只能减缓不能根治。你还想听吗?”

 

“能减缓也行啊!爷爷,你是不知道,我对这个很苦恼呢!您就直说怎么做吧!我尽量配合你!”

 

“嗯,我告诉你啊,你下面的问题很复杂,我讲大道理你可能不懂,我简单点通俗地讲就是你下面有阴毒,要把它清理干净以后能好一阵,但过段时间可能又要复发,那时候就还要再治一下。我先帮你把最近这里面积累的阴毒吸出来,再给你点药封住!来,你先躺下!”说着陈老头就把柳荚蒾慢慢推倒,然后扑上柳荚蒾的小穴,嘴巴对准柳荚蒾的小穴口张嘴就含了上去!

 

“爷爷,不要,那下面脏!”柳荚蒾失声叫道。

“不碍事,为了治好孙女,爷爷豁出去了!”陈老头一边品尝着柳荚蒾的蜜汁一边回答,双手还抱紧了柳荚蒾的屁股不让她挣扎,当然他这么做是多余的,柳荚蒾只是象征性的缩了缩。对此柳荚蒾觉得有些好笑,这个场景何其相似,第一天下午遇到的小男孩就说要帮姐姐从里面掏脏东西出来,敢情这个地方的人都找这个借口啊。不过陈老头把头埋在她下面的举动还是令柳荚蒾有些吃惊的,失口说下面脏也是下意识的反应,要知道她也含过男人的下面,而且每次都是被逼迫的,那些上她的男人每次都用肉棒欺负她,却从来没有一个人主动帮她舔下面的,都嫌脏吧?只有陈老头是第一次,虽然用的借口很牵强,但着实有些小感动,柳荚蒾的内心不禁有些融化,从原本为了完成任务而逢场作戏渐渐的变成了有一些个人情感掺了进去。但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就被陈老汉的舌头刺激到了,只觉得下体被火热的大嘴包围着,一条柔软的舌头不断的在自己的小阴唇和小豆豆上下左右舔刮,老汉的胡子刮棱着自己的嫩肉,刺刺痒痒的,又十分酥麻,只是舌头力度不够,没有挤进小穴里,不能带给柳荚蒾更大的快感。

 

经过一番吮吸,柳荚蒾的汁水混合着陈老汉的唾液似乎更多了,而陈老汉的肉棒也越来越硬,犹如怒龙张目,狰狞不已,陈老汉一把扯掉了自己的裤头,把那根黑龙杵露了出来,然后跪坐在柳荚蒾小穴旁就准备直接刺入,嘴上却还不忘了忽悠,“乖孙女,爷爷这里有些阳精,正好治你的阴毒,爷爷把这个放进去,然后给你运功,把精华给了你,你就能治好了!”

 

“不要!”柳荚蒾本能的推开了陈老汉、捂住了下体,惊慌失措,“爷爷你那个好大,插不进去的,会把孙女下面插坏的!”柳荚蒾其实还没有做好让陈老头插入干她的心理准备,毕竟眼前这老头确实可以当她爷爷了,所以在最后关头,把陈老汉给推了开来。这也让陈老汉犹如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一般,这怎么能忍呢!这冷水浇下来非但没把火浇灭,反而把陈老汉烧的更厉害了,“闺女别怕,放的进的,第一次稍微疼一点,这可是个病啊,得治,你还想不想治病了!”

 

柳荚蒾装作不经意的撩了一下头发,看了看张捷摆好位置的照相机镜头,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张捷安排好的,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但柳荚蒾必须自行把任务做齐来满足张捷的变态心理。刚刚如果直接让陈老汉插入进来,任务就基本完成了,可现在被自己阻挡了一下,怕是要多费一番周折了。

 

“爷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当然想治病了,我是想问问这个药能不能口服?”

 

……

评论
blackmoon 27 天 以前

愈來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