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者的游戏(六一)

评论 · 459 已阅

韦薇已经急不可耐了,这要多少集才到自己的戏份?

勇敢者的游戏(六一)搅局

 

韦薇这时已经移到了距离柳荚蒾和陈老头偷情也就十几米远的灌木丛下了,一点声音都不能发出,也挺难为自己的,眼下她正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这一幅景象:陈老汉光着身子坐在了折叠椅上,岔开了腿,柳荚蒾则跪在垫子上,头深深的埋在陈老汉两腿之间吸吮着陈老头的大鸡巴!陈老汉的双手则扶着柳荚蒾的脑袋,眼睛半闭着,喘着粗气。韦薇已经觉得柳荚蒾很骚很贱了,但她对柳荚蒾的看法也仅仅停留在这个女人很欠肏,觉得她最多也就是劈开腿找男人插她而已,虽说跟过来看只是觉得她可能会和这两个男人发生点什么故事,但却没料到柳荚蒾会这么没底线,鸡不择食的去给一个爷爷级的老头吹箫!而且好像听两人称呼就是爷爷和干孙女喊喊的,真不要脸啊!她倒是想拍照留证据,但是这个角度看不到柳荚蒾的脸,不行,还是再等等吧!

 

原来柳荚蒾提出口服良药后,陈老汉也是一脸懵比,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只是从未想过自己活这么大岁数还有个女娃娃能给他口活!?真是惊喜啊!陈老头当然点头说口服也可以的,就是要柳荚蒾自己吸出来了。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陈老汉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美女张开口,缓缓的把自己的大鸡巴含进去,陈老汉觉的自己下面都快爆炸了。美女嘴比较小,而自己本钱还不错,着实含着有些困难,这一口下去也只包裹住了大概一半的长度,但也足够让陈老汉欣喜若狂了,而且美女口腔内的温润潮湿让他的鸡巴感觉很舒服,在美女的嘴里还一跳一跳的,柳荚蒾的丁香小舌也笨拙的在自己龟头附近游走,给他带来精神和肉体双重的满足感。

 

然而不知是不是陈老汉几十年没有碰过女人,鸡巴特别敏感,在柳荚蒾嘴里坚持了五分钟左右就忍不住射了出来,量都是蛮大的,射了好几次,把柳荚蒾呛的一直咳嗽,好多都流了出来。美女边咳嗽边吐出自己的鸡吧,而陈老汉在鸡吧被吐出来的一刹那还在忍不住喷发,直接给柳荚蒾来了个颜射。望着美女脸上、嘴里、头发上都是自己的杰作,陈老汉心里面那团淫邪已久的火也给点燃了。

 

“咳咳,啊,可不能浪费爷爷的这些精华!吸溜溜,唑唑,咕咚…”柳荚蒾还在装傻一般真的去抢救那些掉下来的精液又伸出舌头在唇边、在手上一阵舔又咽下去,却不知道这个举动把陈老汉内心的邪火彻底勾了出来!陈老汉决定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自己的鸡吧放进柳荚蒾的阴道里,久病难医就要下猛药!

 

他站起身子一把推开了椅子,又坐下来,伸手在柳荚蒾下体摸了一把,果不其然,那里更湿了。

 

“爷爷,我都吃了药了,怎么还是湿的?”柳荚蒾非常配合的马上给陈老汉递了话头过去。

 

“丫头啊,口服的药哪有刚吃就能见药效的呢?”

“那怎么办呢?我这里好像更湿了,而且,而且好像有些痒哩。爷爷能不能想个办法把这里堵住啊?”

“丫头啊,吃药虽然能治根但不能立马见效,现在只有让爷爷用这根东西放到你那里去帮你堵住,然后刚刚那个阳精只要射出来就能中和你的毒液,到最后就干了,这次你就歇歇吧,爷爷来帮你弄!”说着挺起那刚刚还未完全软下去就被柳荚蒾的淫荡样又刺激的硬起来的肉棒放入柳荚蒾手中。

 

“那,那好吧,可是,爷爷你这个好粗啊,真的能放得进去吗?”柳荚蒾一脸担心又怀疑的样子看着陈老头。

 

“放心吧!肯定行,你要是怕,可以自己抓着它放进去。”陈老汉一本正经的说,仿佛柳荚蒾手上抓的不是他的肉棒,而是其他的一根医疗器材一般。

 

“那,那好吧,那爷爷你慢点轻点弄。”

“丫头,先说好,爷爷这是帮你在治病,你是自愿的请爷爷帮你治病的哦,要是万一效果不好你不能怪爷爷的!”

“知道了,爷爷快一点吧,人家谢谢你还来不及呢!我自愿给爷爷帮我治病的!”

柳荚蒾一边说一边躺下来,把双腿翘起、尽量打开露出下体,两手拨开了阴唇,露出穴口,等待陈老汉的插入。陈老汉则喘着粗气又小心翼翼的扶着自己的阴茎,在柳荚蒾的帮助下接近了穴口,并缓缓的插入。

 

“嗯,嗯,好大,好粗!不行、好酸好胀啊,爷爷你还是拔出去吧,孙女快不行了,装不下啊,会坏掉的!”柳荚蒾感觉下体插入了一个巨大的龟头,几乎能和程泳的媲美,这些日子都是张捷和几个小孩子上过她,鸡吧都不怎么大,也就张捷,虽然是长而不粗,但胜在他技巧多经验丰富。好久没有塞入这么大尺寸的肉棒了,柳荚蒾有点吃不消。

 

“闺女,忍着点,为了治病,爷爷等会儿会给你幸福的!嘿!哈!”陈老汉哪里肯放弃,他只当柳荚蒾是第一次,吃不消他的巨棒,想逃脱,干脆用手抓住柳荚蒾的腰臀,狠狠的往下一坐,噗呲一声,整条肉棒就被他硬生生的直接全部没入了柳荚蒾的小穴里。

 

“啊——”两人同时发出了一声长叹。

 

“哦,好胀啊!爷爷,你的这个棍子好大啊!我受不了了,好疼,你快拔出去吧!”

 

“闺女,忍忍就不疼了,还会很舒服的!”陈老汉的肉棒荒了几十年后首次进入这么个极品嫩屄怎么会轻易就出去,感受着柳荚蒾下面的层层紧裹,陈老头愈发不舍得就这么离开。他顿了顿神,开始了缓慢的抽插,“丫头,不是爷爷不拿出去,你这吸的太紧,爷爷抽不出来啊!”

 

“噢……喔喔,好酸好酥好麻啊,爷爷你好坏,人家哪有吸你了,人家里面真的受不了了,如果拿不出去,你就快点弄出来吧!”

 

“好嘞!”陈老头等的就是这句话,把柳荚蒾分开来悬空的两条腿扛到了自己肩上,就开始了剧烈的打夯……“啪啪啪啪……”有节奏的性器交尾的声音响了起来,柳荚蒾仅靠肩膀支撑自己的身体,下半身腾空,头部无力的搁在毯子上哼哼着,陈老头体力不错,又很用力、插得也很深,更关键的是陈老汉边插她还能边转动自己的鸡巴,让她的阴道前壁后壁和G点同时受到撞击,真个是第一次体验过这样的感觉,柳荚蒾也忍不住浪叫起来。

 

“啊,爷爷,你弄的人家好舒服啊,这是什么感觉,我以前都不知道啊!喔喔,用力,快一点,啊啊啊……”

 

“哈哈,孙女,爷爷没骗你吧,等爷爷把药给你灌进去以后你都可以升仙了!”

 

“喔喔,好,爷爷,人家要升仙,喔喔!”

 

两人开始了激烈的性爱,全然不顾身后早已面红耳赤的韦薇,韦薇虽然也算成年了,且有了男朋友李彦平,对于男女之事也有些一知半解,但毕竟没有过真枪实弹的经验,眼下三天连着看了两出教育大片,哪里忍得住,早已坐起身子,把手伸到下面使劲的抠挖,柳荚蒾和陈老头专心致志的在治病,一点都没觉察到旁边还有个观众。

 

在抽插了一刻钟左右后,柳荚蒾大喊一声要丢了,花心喷出一股阴精,直接浇灌在陈老头的龟头上,若不是有陈老汉的棒子堵着,怕是要潮吹。高潮状态下的柳荚蒾像抖筛糠一样剧烈颤动,在陈老汉身下扭曲躯体,而陈老汉则赶时间,没有等柳荚蒾平静便继续死死抓住柳荚蒾继续插,把柳荚蒾送上了更高峰!而身后不远处的韦薇也来了一次小高潮,但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动作也不大,发出的动静一般,反被前面的声响遮盖住了。

 

“爷爷,人家受不了了,歇歇吧,我全身都没力气了。”柳荚蒾气喘吁吁地说,全身上下香汗淋漓。陈老头看柳荚蒾那样子也知道她体力不济,便把鸡巴从阴道里拔了出来,也不管柳荚蒾说不要停啊,放进来,把柳荚蒾拉起来拍拍她的屁股让她转过身子趴在自己身前,然而因为柳荚蒾腿太长了,老汉推车这一招用不起来,而柳荚蒾全身发软不能按照陈老汉的要求调整角度。于是陈老汉再次拉起她把她推到了撵山犬被拴的那棵树下,让她扶着树干,然后自己在后面扶着她的臀找角度,又把肉棒塞了进去,这次他的鸡吧更大了,而柳荚蒾的穴里也更润滑,陈老汉继续在柳荚蒾的浪叫声中猛操柳荚蒾。

 

这时候身后面灌木丛的韦薇已经站起来了,高潮完后的她终于清醒了,她想起了她今天来的目的,她见到这幅场景,赶忙把手机拿出来就要拍摄,然而她懊恼地发现由于之前上午的时候被自己的想法激动到了,手机一直被开在拍摄状态,导致电池耗光自动关机了!她越想越气,如果就此罢休潜回去,一整天就白趴在这里受苦了,不行,她一定要出口气!她要捉奸!她要帮张捷知道这柳姐不是好女人!于是准备好后就突然的冲到了草地上,冲着两个在树下做活塞运动的狗男女大喊一声:“捉奸啦!”

 

下一刻,陈老汉顿时被吓得鸡巴软掉了,顺手推了一把柳荚蒾的屁股,转身慌不择路的就跑了,而柳荚蒾也惊的陡然有了体力,但被陈老汉推了一把,直接向前一个趔趄摔倒了,但她也不管后面是什么情况,爬起来就跑,慌不择路的跑入了一条小径,然后在一个拐角的地方一脚踩空,滚了下去……

评论
985152693 24 天 以前

111

 
 
赛格 李 25 天 以前

新年快乐

 
 
blackmoon 26 天 以前

新年快樂﹗一天一編的更新,佩服﹗